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APH/金钱组】金钱夏日祭

  • 去年的文,存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大哥!”王嘉龙砸得门“碰碰”响,然而木门纹丝不动,里面的人也没有丝毫反应。

 

“嘉龙你给我让开!”一个旗袍女子边跑上来边喊,丝毫没有被旗袍限制速度,在王嘉龙让到一旁时扑到门锁前,用最快的速度打开房门。

  

  浓重的劣质酒味扑鼻而来,昏暗的房间里,没有一丝光明。王嘉龙和王湾却顾不得这个,门还没完全打开就冲了进去。果不其然,房间正中间的酒瓶堆里歪着他们的大哥——王耀。

  

  王湾伸手触摸王耀的额头,“他发烧了!”王嘉龙扔掉外套,把王耀背到背上:“先去医院。”

 

  医生对这种被背来病人见怪不怪,诊断后麻利地让护士给王耀打上点滴。期间王耀一直昏睡着,脸色除了有点红外就一派平静,倒是王湾和王嘉龙的脸色难看得像在打点滴的是他们一样。

 

  “就是公司又倒闭了而已,大哥只是个职工,他干嘛要这么折磨自己?他没有钱我们

养的起啊!搞成现在这样,他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心情!”

 

“湾湾!”王嘉龙大声吼,在听到王耀嘟囔的声音时又把音量压下来,“大哥在父母双亡后为了我们付出那么多,可不是你现在抱怨他的理由!而且大哥只是不想拖累我们!”

 

“可是他现在……”

 

  手机铃打断了对话,王湾闭嘴拿起手机,“是濠镜哥!”

 

  王嘉龙眼睛一亮:“濠镜哥现在在老家对吧?”

 

“所以,”王湾似乎也想到什么,“我们让大哥回老家散散心吧!”

 

【2】

 

  王耀被弟弟妹妹打包扔到飞机上时,整个人还是懵逼的。

 

  反了这些小兔崽子,王耀嘟囔。头还有点晕,可能是醉宿的原因。王耀晃晃脑袋,微微抬起头,忽然发现坐自己前面的是一个金头发的人。

 

  是染发的小子吗……现在的孩子真的是……不听话。

 

  王耀转头看向窗外。现在北半球是夏天,阳光烈得不得了,晒得女孩子的脚都出现白色的凉鞋印子。王耀看着空气,似乎漫无目的地考虑阳光,思绪缥缈,隐隐约约想起什么关于阳光的,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3】

“知了——知了——”

这个大太阳天,我为什么要出来呢?王耀问自己这个问题,却没有答案。

马路上没有其他人,空空荡荡的,只偶尔有车“呼——”得超过自己,然后回归安静。王耀的额头已经密密麻麻地布满汗珠,他感到自己头痛起来,还有点眩晕。他猜测可能是低血糖了。

  真没用啊自己,王耀想,自己小时候可是一天不吃都不会低血糖的。

  去休息一下吧。他看看右手边的公园。“金钱公园”,是暴发户取的名字吧?这样的趣味还真是恶劣。

  然而内景不同其名,那只有斑驳光斑的小路。苍翠欲滴的竹柏摇曳,似幻似梦无人得知。对王耀来说,这还真是非常有诱惑力的。

 

  那就进去看看吧。王耀抬步。

 

【4】

“知——知了——”

 

  蝉鸣。响彻丛林的蝉鸣。若有若无的回忆漫步身畔。这个有着暴发户名字的公园意外雅致。错落有致的竹竿纵横交错,风拂过竹叶窸窣作响,大块的石头铺在路面上,不知名的小草隐隐冒出个尖。

 

  “知——知了——”

  往里走吧,有个声音在王耀心里说,你会想起什么的。

 

“知——知了——”

  王耀一摇一晃地踩着石头,转过一个满是绿意的转角,阳光猛然打在王耀脸上。

 

“知,知,知了——”

 

  想起来了。

 

【5】

 

  那是童年的尾巴,也是刚刚失去爸爸妈妈的一年。

 

  丧失双亲的悲伤还没体会到,生活的压力已经静悄悄地到了王耀身边。

 

  三个弟弟妹妹,还正是打不得,骂不得的不懂事时候。可怜王耀自己也还是个孩子,却不得不开始想办法赚钱养家。

 

  商家是不愿意雇佣童工的,怕惹来事端。最后一个黑心的商家,让王耀去他的店里洗盘子。盘子太多,王耀的手常常会磨破皮。

 

  经过一个冬天的磨砺,王耀的手渐渐爬满了冻疮和老茧。这双手曾经在市书法比赛儿童组拿下冠军,现在却惨不忍睹,而且以后也是这样。

 

  王耀不是不委屈,可是他得撑住,他还有弟弟妹妹。

 

  然而他毕竟是个孩子,终于在一个蝉鸣的清晨,偷偷摸摸跑出家门。

 

  那是家边上的一座公园,里面有一棵棵大树。王耀随便挑了一棵,三下五除二地爬上去。

 

  他坐在树上,茫然地看着远方,看向太阳升起的方向。

 

  “嘿,上面那个!”

 

  充满活力的声音蹦出。王耀没反应。

 

“嘿,树上那个!”

 

  王耀低下头,是一个黄毛小子,金发碧眸,个子和王湾差不多。有些口音的中文从他嘴中窜出,却显正常。

 

  是外国人吧。

 

  垂眸,王耀想起自己的弟弟妹妹们,虽然也和他这般有活力,却难免不如他。

 

  “有事吗?”

 

  “能帮英雄一个忙吗?英雄也想到树上去看看。”兴奋地叫着,阿尔弗雷德对于王耀这样能爬上树的人感到羡慕。

 

 “……”王耀准备拒绝,突然想起自己时常拒绝弟弟妹妹的请求,那时他们的神情——话在舌头边改了弯,“可以。手给我!”

 

  “耶~”金发男孩伸手搭上王耀,借力跌跌撞撞地爬上树,坐在树叉上,晃着两条腿。

 

  “你……”

 

  “你——”异口同声。王耀想礼貌重要的住了嘴,然而男孩却像不知道王耀的想法一般,兴冲冲地往外蹦话:“你也是离家出走的,对吧?”

 

   离家出走?也许吧,自己这样跑出来,而且家里还是有弟弟妹妹的。

 

  “自由多好啊。我带了零食出来,你想要来点吗?”

  

  真是不见外的人。

  

  王耀的肚子已经开始叫了,空腹感使他伸手接过了零食,送到嘴边。

 

 “好吃吗?”那男孩一点也不在意王耀这样失礼的举动,继续开口,“零食对于英雄来说,重要极了。除了自由,什么都没有零食重要了!”

 

 “你……”王耀想说什么,可是看着男孩的脸又不忍心,吃完零食后懒懒的倒在树上。看着男孩说话。交谈间,他得知道这个家伙离家出走就是因为他妈妈不让他吃汉堡,为此产生了某种英雄自由主义。

 

  有家人还不珍惜,身在福中不知啊。

 

  王耀微怒,抬手去拂男孩的汗液。

 

  果然,他一下子直起身子喊热,跑去买冰棍。

 

  顺理成章的,王耀也得到一根。那种香甜的感觉让他徘徊,流连中的不舍不知是何物。它瓦解了夏日的燥热,那男孩却要做燥热中更热的太阳。

 

  这记忆已是十几年前的事,接下来的事情愈发模糊,王耀只记得自己陪着那个男孩玩了一整天,也耗费了许多体力。

 

  等等,男孩有告诉他名字的——似乎,是叫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琼斯

 

【6】

  

  惊醒,王耀怎么会忘记那个放他鸽子的人呢?约定好一起玩的人,不告而别倒是嘲讽啊。更何况,当时的王耀羡慕极了他。羡慕他的家庭。羡慕他的性格。

 

   那又如何。别人的终归不会是自己的。

 

   想着,王耀已绕过他和阿尔相遇的树,树已成荫,不知故人,何时又在。转身,他走向便利店。如此,再去买个冰棍也不错。

 

  远处,一个金发碧眸的青年,向便利店老板付了钱,走出。

 

  “啊,回来了。英雄真是怀念啊。”


____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