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医院小记【2】

【2】

只要是医科大的人,无论老师学生,都没有没听说过叶秋的名声。

有幸见过他的人,都说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他。

神。

当然,不是所有学生都认可这个想法,尤其是新生。

这个时候,那些学长学姐们会循循善诱的,一脸快加入我“大叶粉党”的表情,告诉他们,去学校内部网“叶秋”专区看录像片。

周泽楷也是这么知道叶秋的。

只是和广大学生一样,他也郁闷于,叶秋留下了数不清的实验报告和手术录像,却愣是连张有正脸的照片都没有留下。

只有那高超的技术代表着,叶秋。

 

今天周泽楷终于见到叶秋,不,叶修了。

只是,出人意料的是,第一次见面就看到偶像挨训,这个……

“护士长这真的不怪我,我什么时候乐意挨子弹了?”

“果果你冷静点,他才醒过来,而且医生来了。”短头发的女孩子劝道。

周泽楷边上的杜明拉拉周泽楷的袖子,小声说:“组长,我女神在那!就是她!”

“唐小姐。”周泽楷和杜明都没有说话,身后的王杰希开口,“好久不见。”接着对陈果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最后才对病床上的人说:“叶修,我给你带了药。”

“大眼,我不要。”叶修懒懒地说:“你的药从来都是味道奇诡的黑暗料理。”

“这回我保证味道不奇怪。”王杰希边说边递给叶修一包东西。

叶修接过来一看,立刻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糖!大眼你是不是还要给我一包王不留行?你这是给楚云秀的吧,没想到你还这么幽默,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糖确实对你的身体好,不过我真的药在这里。”王杰希彻底无视了叶修的话,把手上的塑料袋放在床头柜上,“我今天刚煎的,十四袋,一天两袋,一早一晚个一袋。”

叶修也不笑了,抓起一包真空包装的中药,仔细端详了一下,感叹:“真不愧是王主任出手,这药的颜色……大眼,你用的是哪种配方?”

中医的配方一般是不外传的,叶修却这么问了,王杰希却也答了,“你上次送中医科的第三个配方。”

“什么?你这是拿我当小白鼠啊!”叶修大惊。

“这么?这个配方还不完善吗?”陈果吓到了,急急的问,对王杰希也一下子不友善起来。

叶修沉痛的说:“护士长,这药方绝对完善了。我亲自看着的。问题就是在,这是大眼煎的药,会不会吃死人就不好说了。大家都知道,大眼的药在味道上一直是个巅峰……”

陈果顿时有一种恨铁不成钢,或者说,掐死叶修的冲动。王杰希煎的药不好喝是事实,但这是因为他煎的药,药力利用的最充分。许多病人托关系只求王杰希亲自煎一次药,到这里居然被嫌弃了味道。陈果果断无视叶修,起身去拆药,却被一只好看的手拦住。

大家都看向那只手的主人。

周泽楷。

 

“药性冲突。”周泽楷直视王杰希的眼睛,就给了王杰希几个字,“他是我的病人。”言下之意是他要对叶修的病负责。

大家才记起周泽楷的存在,而且论职称,一点也不比在座的各位差。

“不会有事的,”王杰希皱起眉头,“我来之前受到了病人家属的委托,看过病人的病例了,和你的药不会有冲突的。”

“万一?”周泽楷的意思很清楚,万一出事了呢?谁负责?

“你们为什么不问问叶修自己的意思?”一个女声从门口传来。苏沐橙托着一个装满橙子肉的大盆进来。

王杰希和周泽楷一愣,同时看向叶修。

“我拿去做菜可以吗?”叶修掂了掂药包,“大眼,不要让我当那种我们最讨厌的病人。*”

还不是因为受伤的人是你。“随便你吧。”王杰希淡淡的说,“还有件事,听说你转去儿科了?”

“是啊,最近对儿科有兴趣。等一下,我知道你和文州他们有积怨而且儿科是他当主任,你现在提喻文州……”

“别绕开话题,你转科那天,药房的肖时钦可是告诉我,冯院长最近吃的药可是多了一倍。”

叶修眸子微不可查的一暗,马上又掩饰住了。“老冯的心脏病真是需要治疗了,”叶修痛心疾首地说,“作为医院的头头,居然身体这样不好,说出去对医院的打击多大。”

“叶修……”王杰希用他的眼睛盯着叶修的眼睛,叶修感觉身上毛毛的。

“行了行了,反正我还在医院不就好了。”叶修摊开手。

王杰希终于移开目光,“嗯,你要拿药做什么菜?”

“这个还要研究一下,回头弄出来请你吃饭。”叶修一脸真诚。

众人也看不出王杰希对叶修的回答满不满意,接着王杰希就有礼貌地告辞了。

“呼,总算走了。”叶修长出一口气,“你是周泽楷,是吧?我可以叫你小周吗?”

“前辈……”

“小周你看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

“……”周泽楷试图组织语言。

突然,电话铃打断了他的试图。

“我的电话,”苏沐橙扔掉一团手上的一团纸巾,从口袋里翻出手机,一看屏幕就递给叶修,“你的,你弟弟打来的。”

“喂,笨蛋弟弟。”叶修接过手机张口就来,“我没事。你哥好的很,生命无忧不用上班想唱就唱想睡就睡。日子过得很好很舒服,就是你太烦。”

顿时,连周泽楷都能感觉到电话那头的人的火大。

“怎么又是这事?”叶修突然看上去好像严肃起来,“我说过,我不想回去,我更喜欢临床工作。”

“可是现在环境不好啊。而且还是儿科。”这次声音不是从电话里飘飘渺渺传出来,而是从门口清晰的传过来。病房门开了,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叶秋举着手机站在门口。

“好玩吧?幼稚弟弟。”叶修挂了电话,直接对叶秋说。

“谁让你上次住院靠电话假装自己老老实实待在医院?”叶秋没好气地说,“上次你还伤了腿,这次呢?”

“这次有机会吗?”叶修理直气壮,“刚醒来就被人训,我连问个情况的时间都没有。”

“你的意思是有时间你就跑?”叶秋语气不善起来。

“笨蛋弟弟……”叶修往后靠了靠,“上次是有不得不出去的理由。这次又不像上次那样。你哥轻重缓急还是分得清的。”

“最好这样。”叶秋“哼”了一声,“说真的,你为什么不肯回家来,现在家里都希望你回来。”

“我会回去看看,只是不是现在。”

“也好,你现在回去不比以前。其实我把东西都还给你,他们还敢?”

“送你的就是你的。”叶修恢复一贯懒洋洋的样子,“而且如果你真的这么干了,那帮人还不要闹翻了你把我架回去?”

“你要这个位置,一句话的事。”

“得了,”叶修嗤笑,“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有数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在家当个好总裁吧。”

周泽楷在边上等得想找个理由先离开时,叶修突然转向他:“周医师?抱歉家里事太多,一不小心忘了你。”

周泽楷笑笑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周主任?”叶秋这才注意到这个一直没有出声的人是自己哥哥的主治医师。没有办法,整个病房里除了病号服的叶修和他自己,清一溜的白大褂,完全分不清谁是谁。

“等等!周医师,周泽楷?”突然一声尖叫吸引了全病房的目光。陈果略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我昨天刚刚才和柔柔提过他,我们医院目前最好的外科医生,没想到今天就碰上真人了。”

“你就是现任‘外科第一刀’的周泽楷?”唐柔直直地看着周泽楷,叶修扶额,难道……

“我们来比一下吧!”果然,唐柔提议。

杜明眼睛刷一下亮起来了,马上准备去求周泽楷。

“不。”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周泽楷,另一个是叶修。两人同时一愣。

“柔柔,”陈果马上拉住唐柔一只手,“医院每年都有研讨会的,大家都是在那个时候相互交流的。我们医院的小组排行榜都是那个时候通过大家的水平评论出来的。”

“好了好了,别耽误人家周医师。这么早过来查房,怕是早饭还没有吃吧?”

周泽楷微笑,言简意赅问完了例行问题,拖着还想赖在病房的杜明,走出房门。

“组长你怎么问问题还是这么简短啊!你崇拜了那么久的叶秋,啊不,叶修诶!”还有我喜欢的唐姑娘。

周泽楷看杜明一眼,表示自己只要见过偶像就满足了,没他那么贪心。

 

缘分总是奇妙的,当初周泽楷那么想见到叶秋却没有门路,现在反而是叶修天天找他。

“小周,”那人大大咧咧地坐下,“帮我带包烟呗!”

“禁烟。”

“我可以去吸烟区抽。”叶修一脸真诚。

“会感染。”

“不会的,不会的,我看过报告了,没伤到重要的地方,没那么容易感染的。”

“烟伤身。”周泽楷一口咬死。病人家属特地叮嘱过,不能买烟的。

叶修顿时萎靡成一根酸黄瓜,皱巴巴地缩成一团。

周泽楷无奈地把手上的医书——从书架上翻出来,也不知道谁的——推到叶修面前。

叶修少有的可以使他忘了吸烟的东西。

哪知道叶修只是瞄了一眼,开口,“这本书我看过了,除了第三章的论点有点意思,其他基本都是废话。”接着强烈抗议周泽楷的态度。

周泽楷无辜地眨眨眼:你为什么不自己买?

“医书多贵啊,而且不是借来的书我看的不认真。”叶修回答。

周泽楷联想到自己书架上那一排未拆封的书,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等一下,”叶修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还没有下班?”

“夜班。”

“那交过班没?”

“嗯。”

“那陪我玩会?下午有个特别烦人的家伙过来。为了躲他我装睡,结果真的睡着了。这导致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睡。”不容周泽楷拒绝,叶修已经抽出白纸和笔,分了一份给周泽楷。

“玩什么?”

“你知不知道医科大最著名的那个寝室游戏?”*

“……”

 

画人体血管图为乐,也只有那几个学霸学校的人才会干的出来。

然而,这个房间里的两人刚刚好都是医科大毕业的,都对这个游戏熟门熟路。

叶修手腕轻轻一挥,接着水笔在纸上迅速一拉,一个人形的轮廓便出现在白纸上。

很熟练。

周泽楷也不甘示弱,凭借自己对手的掌控力,只是略微慢于叶修。

搁下笔,转手抓起红色水笔,两个人的动作几乎是物和影的关系,近乎同步地进行下一步。

“沙沙沙,沙沙沙。”病房里此时此刻只有笔划过纸的清脆声,静谧得不似人间。周泽楷倾听叶修悠长的呼吸和稳稳的心跳,突然有种可以感觉到时间从他皮肤上溜走,空旷无迹。

时间,世界,如同定格。

心悸。

 

“啊……”叶修打破了周泽楷这种感觉——他伸了个懒腰。然后,叶修低头看看自己的右手,不着痕迹地缩回宽大的袖口里,“我已经好了,小周你好了吗?”

周泽楷默默递过纸。

“那么按照规矩,画错一个地方就要回答一个问题,必须真实回答。”叶修举起黑色水笔,开始在周泽楷的纸上比划。

周泽楷看叶修两眼放光的样子,开始担心叶修是不是给闷坏了。

然而,叶修突然叫了一声:“你这里错了。”

周泽楷看了一眼,不明所以地回头看叶修,

那个被叶修用红线描出来的地方没有错。

“就是这样。”周泽楷坚持。

“这里是你错了。”叶修说,“小周你看看《刀叶柳》*去年的压轴。最新版的人体解剖图指出了,这里是静脉,不是动脉。”

周泽楷毫不客气地打开手机,迅速翻出了叶修说的那期文刊。

然后一种糊叶修一脸的冲动漫上心头。

确实,周泽楷画错了,但是,那张图署名是,叶秋。

 

结果出来了:周泽楷失误三个,叶修两个。

叶修和周泽楷对视一眼,叶修说:“这样吧,我先问,然后你问一个怎么样?就这么定了,还有小周你不能就‘嗯’‘啊’‘哦’回答哦。第一个问题,小周你哪里毕业的?”

“医科大。”

“咦?原来是学弟啊。周小学弟想问什么?”

周泽楷想了想:“为什么去儿科?”

“……”叶修一副烟瘾被勾起了样子,“儿科多好,我完全不用劝病人为了治病去戒烟,也没人问我。”

好有道理我无法反驳。

“该我了,”叶修为了忍烟瘾,表情特别生硬,“小周为什么选心胸外科?”

“嗯……喜欢。”

“为什么喜欢?你可没回答完!”叶修决定逗他。

“就是喜欢。结束了。”周泽楷言简意赅,“该我了。”

“别急别急,”叶修举起双手,“你问你问。”

“苏沐橙和你的关系?”周泽楷说话这回挺流利的。

“沐橙啊,”叶修笑得眯起眼,“她是我妹妹。”

“亲的?”

“不是亲的,但是和那个笨蛋弟弟一样重要。”叶修的声音缓慢而坚定,目光越过周泽楷,飘向不知遥远的何方。

“不过小周你怎么问,是不是看上我家沐橙了?不行,我要想想接下来问什么。”

“唉,小周我们打个商量,我保留这个问题以后问怎么样?你不说话就默认了啊!1.2.3,好,成交。”

周泽楷确认,叶修绝对无聊了。

 

只是这个游戏最开始时,那个最经典的问题,不是他们该问的。

“你喜不喜欢我?”

不过,也没机会了吧?

叶修明天出院。

而儿科和外科,八竿子打不着啊。

 

 ---------------TBC---------------------------------------------------


评论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