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幽灵梗

  •  我高估了我的打字速度……

  • 旧文混个更

  • 以前的文什么的,都是黑历史啊……

 目录

-------------------------------------------------------------------

“能问喻大画家一个私人问题吗?”

“可以啊。“

“喻大大以前画风偏黑暗精细,出画慢,被叶秋大神评论为‘手残’。可大大最近的‘星空’系列不仅出的快,而且画风偏温暖了呢。据小道消息,喻大大恋爱为了讨好恋人,才赶这么一个系列,是真的吗?”

“你猜?”

 

 

“文州,我以前叫你手残吗?”茶杯悬停在放着访谈的桌子上方,微微斜倾,汩汩水流流入看不见的地方。

“没有啊。”喻文州面不改色回答。

“这访谈还问你有没有恋人,当时我不就在他身后嘛?”

对,如果当时记者转过去,可以看到一个凭空悬浮的蛋糕,估计就直接落荒而逃了。

“叶修,”喻文州叹了口气,“你能不能先现形再和我讨论这个?大晚上看杯子在房间里飘来飘去会吓到人的。”

话音未落,一个修长的人影缓缓凝聚起来。清秀的少年捧着杯子倚在桌边,似笑非笑,眉眼微微下弯,有着美妙的弧度,带着丝丝暖意。

可灯光下,他没有影子。

 

喻文州全然不在意,打量了会儿叶修,道:“饿了吧?影子都虚了。”

“有点。”叶修应了声,依然低头看访谈,仿佛饿了的人不是他。

“真是,”喻文州起身,轻轻托起叶修的脸,嘴唇凑上去,慢慢吮吸.两片.软肉。叶修回应着,用舌尖挑逗着,温温暖暖的气息流入。

喻文州只感到冷,别人的吻是越来越热,唯有他们,依旧冰凉和空气一样。

这个吻并不长。喻文州分开后脸色却苍白的和纸一样,向后晃了晃,坐到桌子上。叶修担心的看着他:“我是不是吸太多了?”

“不。”斩钉截铁“你帮我看看画?”

“……好。”

 

“‘星空’的《冬日》可以再把背景调深点,光度调亮点。”

“这样?”

“感觉还差点。哪里……”

“你直接自己改。”

喻文州让出座位,放任叶修改着他的原图。这本不应该的,尤其是他这种有固定文手又知名的画手。

可这是叶修,是失去记忆也能画出最璀璨星空的人。

 

叶修是怎么样的人?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答案。嘉世的招牌,文风朴实的写手,全能的作家,从不露面的神秘人。在见过他的人眼里,最特别的是他漫不经心,在云烟雾绕中勾起的嘴角,以及他吃饭的手。

然而这是变成幽灵前的叶修,现在的他,会把自己担忧的事直接说出来,不会那么凶残的嘲讽。

可失忆也没法改变的,是对绘画和文字的初心。

 

那是个雨天。他撑着伞来到墓园,手握一捧雏菊。

喻文州奶奶可以算得上是喜丧。饶是如此,喻文州仍旧花了近一年时间才攒足勇气去看她。哪知远远的便看见个人影。

有几人会在下雨天来墓地?更别提是熟人?

故惊讶:“叶秋?”

那人回头“你是谁?”又道“我不是叶秋,我叫叶修。”

“这不像你,叶秋……”尾音渐渐消失,喻文州一向没多少变化的微笑隐去,雏菊跌落泥中,染上黏腻的湿土。

叶秋,不,叶修没有脚,飘在空中。

“你是谁?”他又问。

喻文州拾回微笑:“我是喻文州……是你的恋人。”

 

领回叶修容易的跟领回一只流浪猫。

后来和幽灵版叶修再熟点,喻文州问叶修为什么敢跟来。

“直觉。”

无视这段话,是叶修白吃白住的xin福日子。叶修可以不吃人类的食物,却要吃喻文州……的阳气。

“我感觉自己少天笔下的大反派,”第一次吃完后自嘲,又自问,少天是谁?”

 

少天全名黄少天,笔名,夜雨声烦。以在琐碎的对话中突然神转折和爆字数著称,人称“机会主义者”私下和叶神关系不错,同时是喻文州的写手。

喻文州在和他聊QQ。

“靠靠靠靠,文州你还提叶秋那家伙干嘛?那家伙近两月没和我联系了,难不成你想把他挖到蓝雨?千万别啊!!!那货没脸没皮没节操你又不是不知道!不对,不应该是这事,他被嘉世解约后就人间蒸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少天,我是问苏沐橙。”

“哎呀呀!!你看上苏妹子了【坏笑.gif.】不过叶秋那家伙可不好糊弄,那家伙多护着苏妹子你是知道的。她被嘉世雪藏了最近,我也难联系上她。等等,你这么一提,叶秋消失后她也玩消失,不会真的是叶修出事了吧?”

诶诶诶?!

“叶修?”

“手滑了一下,打错了。叶秋怎么可能出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祸害遗千年啊等等等等,苏妹子上来了我让她小窗你……”

不一会儿,“喻文州,听说你找我?”

“叶秋,或者说叶修,他现在在那个医院?”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叶修现在住院了吧?在那个医院?”

“……你怎么知道他住院了?还有你为什么称呼他叶修?”

“你来我这说,很多事在QQ上说不清楚。

苏沐橙头像迅速暗了下来,喻文州微微勾起嘴角。

许多问题应该可以今天知道答案。

 

苏沐橙赶到时,喻文州刚刚凉好绿茶。

“喻文州,你敢骗我你就死定了!”苏沐橙一进门就盯着喻文州说。

怎么会?“在交换情报前,我先问个问题叶修现在是……”

“昏迷,昏迷一个多月了。”

喻文州放下茶杯:“我去叫个人,见到他你就明白了。”

苏沐橙把润润嘴唇的的杯子重重放桌子上。

我都给你这么多消息,你还给我打马虎眼,要是叶修哥出事我分分钟不砍死你。

然而接着便是一僵。

“文州,谁啊?”

“你妹妹。”

“骂人啊你!”

叶修哥……叶修哥?

 

幽灵叶修“走”出来,就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妹子扑过来。

这妹子好像在那见过?

如晴天霹雳,剧烈的头痛在叶修身上炸开,叶修恍然看到,与苏沐橙的第一次相遇,指导苏沐橙写文的技巧,深夜赶稿同时抽时间给她画插图,以及……自己摔下楼梯时苏沐橙的尖叫。

“叶修哥!”

“那个,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手残说谁呐?”

“……”

“沐橙别担心了,我没事的。”

“这样还叫没事?”

“真没事,我要回去了,我们一会儿医院见。”

“恩……”

 

苏沐橙和喻文州赶到医院时,叶修已经醒了。

见到他们,叶修先对苏沐橙笑笑,然后转向喻文州。

“手残,关于你骗我你是我恋人这件事,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