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耀诞】给王耀的一封情书

耀:

你好。

轻声念你的名字,嘴唇轻微而又猛烈地张开,内里蕴含的感情纵是我这个发声者也辨不清的。

没办法,爱上你了。

是爱,不是喜欢。

爱是一个模糊而暧昧,强大而不可理喻的字眼。相比之下,我更热衷于喜欢这个词。因为,当我说喜欢什么东西时,我可以从外貌、气味,甚至是自己的心情来分析自己喜欢的原因。喜欢理性又有条理,于是放手时也畅快。

可是这不是喜欢,而是爱!爱最大的道理,便是没有道理。是赤裸裸的占有欲,是患得患失,是……

我形容不出来,就像我怎么也想不出我对你到底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那种感情是火山喷涌似的冲刷我的全身,还是涓涓细流浸润了我的心田?一切都没有答案。

说不出来的感情啊。我想到你的好,我会微笑;想到你的伤,我会心酸,那真真是说不清楚的一种感觉。

你一直是我的全部。

从出生起,我用你的文字,学你的文化,参你的魂魄。所以有时候我会埋怨你抱怨你,甚至远离你。

可是我离不开你。

我喜的我厌的,我爱的我恨的,让我哭的,引我笑的,都只是你的一部分,可是这一部分已经是我的全世界,是我有勇气在纷乱红尘间行走的唯一原因啊。

谁要破坏我的世界,我就算只有牙也要咬死他!

所以,就算你有这样那样的缺点,那样这样的不好,我也爱你。

所以,爱上你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可是,你能教我如何爱你吗?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是为你,而不是你的上司。

也许爱上一个人,就会想先了解他。

庆幸我茫茫然的时候总是在夜晚,让我有很长的时间去找你的过去。

庆幸你的典籍保留的是如此之多,一本一本,泛着岁月的焦黄;你的歌谣也是如此之多,一代一代传唱,留下古老的尾音;你的神话灵气动人,漫漫岁月未使它们支离破碎,留下某种不可言明的天道。

我念着你的童年,想象你幼年的样子。

你出生时没有年历,没有同类,混混沌沌的一片。火鸟划过,从此有天地之分。

那时繁星满天,月亮与太阳教会了你永恒;那时山河葱茏,古树和蔓草教会了你时间;那时凶兽好杀,猛虎和蜉蝣教会了你生死。

我看到你和仓颉大叔一起,在沙地上绘画,最后创造了如今流传最久的文字;看到了你和神农爷爷一起,尝遍百草,最后找到救命的良药;看到了你和大禹,梳理河道,和你的子民一起成长,变强。

你长高了,却仍有天真烂漫的残忍。是因为在你最为古老的漫长的时光,不存在众生平等只存在弱肉强食吗?

心突然疼了,我突然觉得,你并不美好的童年是不是给你留下了阴影?漫漫岁月里,从未,从未,听你自己讲起。

所以,听说你最敬仰的人是你的老师时,我并不意外。

在你脱离幼年迈入少年的时代,正正好遇上最战火纷飞也是最自由开放的年代。

葬下护你成长的亲人,一身布衣一匹马,一壶好酒一柄剑,天下游学。

孔子、老子、墨子、韩非子,诸子是你的老师;儒家、道家、墨家、阴阳家,百家是你的学问。

你以山风为曲,心声为词。兴之所至,仰天高歌,天宽地扩心最大,山高水长文最多。

怎样的风华绝代,怎样的倜傥少年啊!

我恨啊!我恨没能目睹你当年的风姿,只能在千年后凭文字苦苦揣摩。

我心中所想的,可有你当年风姿的万分之一?

可泪,忽得起来了。

火鸟悲鸣。

那,一把火,毁去了你老师们的心血,带来了你的成年礼。

从此,世上多了佚散,多了无名氏。而你,至此成年。

你渐去了锐气,脱布衣,换华服,弃宝剑,配玉饰。昔日伴你周游列国的健马被关进马厩。精致的草料反倒使它的肌肉臃肿,眼睛浑浊,最后郁郁而亡。

在红墙后,你寻了块无名之地葬了它,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宫殿。

握剑的手捏住笔,张弓的手执起书,诗词歌赋,从那时起开始陪伴你,成为你的生活重心。帝王权术,结党营私,逐渐侵占了你生活的方方面面。如何愚弄百姓,如何打压异己,你看到这种事越来越多,却无能为力而无可奈何。

终于沉默。

你看天下如同一个可笑的螺旋,上升,掉下,下沉,上升。

一时间的繁荣挡不住没落的隐患,一时间的开通拦不住枷锁的增多。一场场好戏引你生病,药石无用。可一句“不过是家务事罢了”,平平淡淡,道尽了你千年来肺腑的疾病根源。

终成习惯。

这习惯不好,真的。就像现在的城里人几乎都有胃病,所以大家似乎认为没有胃病的人才是病人一样,忽视疾病。

然而病终究是病,不会因为得的人多就放弃对你的折磨。

那种深更半夜疼痛难耐,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可是没人能为你分担的。

耀,请对自己好点。

真的,好点,再好一点。

惜且哀,药石无用之症,岂是毒能解决的?一时之快,悔恨断肠。

你在想什么?骨瘦如柴,形销骨立,当黑黝黝的宫殿弥漫着沉厚的香时,层层叠叠的帷帐挡住光风雨,雷电雨时。

它们能挡住什么?

鲜血?铁蹄?硝烟?刀光剑影血花潇潇如雨下,炮火纷飞硝烟滚滚若天谴。

满目疮痍。

幸而火鸟未死。

火鸟不死。

用刀割去烂肉,熬上新药,肺腑生病,汤剂入胃。

我们治病。

如将死之龙,剃朽骨剜烂鳞,割腐肉断钝齿。身体禁不住时间流沙般的侵蚀,然魂灵仍是开天后最纯净的初!

民魂不灭,华夏永存

 

你说,新生,代表的并并不是忘记过去,而是带着记忆却不受困扰,背着伤疤仍然看向前方。

耀,祝你新生66年,生日快乐。

 

您万千子民之一

2015/10/1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