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王叶】XY

  • 一个小段子

  • 算更新?

  • 总之没怎么写过王叶,写的不好看是真的

  • 忘了感谢我的同桌,有人帮我打字真是开心啊


[X面]

王杰希遇上这家酒吧纯属偶然。那天下午轻风太凉,细雨太轻,天色太薄,忘带伞的他抄小巷不紧不慢地赶路,倒是在两三次拐弯后撞上了扑鼻香味。

谁料竟是个酒吧。

[Y面]
叶修假装自己没注意那个角落上的人很久了。
那是酒吧吧台最角落的位置,只有一把椅子,偏偏又在木楼梯下面,个子高点的人站起来就要注意别碰到头。老板娘陈果对这个位置深以为恨,无数次对她那头叫魏琛的老猫说当年她多没有经验多蠢多傻,这里改成个隔层放酒多好。刚担任店内调酒师的叶修听到后,顺口扔了一句,噎得陈果一口气在喉咙里不上不下,老半天才缓过来。
然而这不是叶修注意那个人的原因。虽然他第一次来就挑了这个位置。
那天秋雨凄哀,雨却是让人犹豫要不要打伞的大小。叶修把酒吧窗帘拉起来,架起一个小火炉,锅里“咕嘟咕嘟”,白汽缭绕。叶修一边夹起一片羊肉扔进锅里,一边用筷尾抽老黑猫伸向锅的爪子,魏琛“嗷”一声,蹿到和叶修头平齐的地方,虎视眈眈对着叶修。叶修浑不在意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吃火锅啊。”
叶修抬头,不认识,又埋下头吃。
“能分我点吗?”
魏琛扭过头,对那个人龇牙咧嘴。
叶修继续吃,接着听到一声轻笑,抬头。
那个人坐在他正对面,刚好隔着水汽,那个人身着毛线夹克,双手合拢,搭在膝盖上,在看不出是休闲裤还是修身裤但是很合身的随着双腿优雅倾斜的裤上。
猫已经亮出爪子了。
叶修毫不犹豫递了盘羊肉过去,顺势看了老猫一眼。老猫似乎僵了一下,接着如同被踩了尾巴一样,直直往叶修身上扑。
叶修侧下身,也没见他如何出手,食指和拇指已经揪住老猫的后颈肉,小心翼翼拎远,以免踢翻火锅。
“你的猫很有意思。”那人端着羊肉开口了。
“这是老板娘的猫。”叶修答,边把老猫扔到猫盆边上,“你不吃吗?”
火锅“咕嘟咕嘟”,而对面的人手上只有一盘羊肉,没有其他工具。叶修想着他会不会问自己要双筷子,结果手上的筷子已经被轻巧地抽走,顺便从锅里带走片肉。
那个瞬间,叶修保证自己记住这个大小眼了!

 

[X面]

 

王杰希假装没注意到叶修偷偷摸摸的目光,光明正大盯叶修调酒。很难想象这个大学生样的家伙竟有专业的调酒师证。然而所有客人都认为,他的实力就算没有证也是专业的:手指轻巧而有力,手腕恰到好处地旋转,手臂微妙地摆动着。于是,只是最基础的调酒动作,因他的节奏韵律而随心起来。不酷炫,但是迷人。叶修已经放下调酒杯,粉红色的液体静躺在玻璃酒杯中。点酒的女孩好奇又期待地接过粉红佳人,目光却一直追逐看递她酒的人。终于,她开口:“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抱歉,我要工作。”叶修的回答是不假思索的。角落里,王杰希已经扬起唇角,叶修的酒量他可不要太清楚。突然,他感到光线暗了下了,是叶修过来了。
“笑什么呢,大眼。”
“没什么。”王杰希平静地岔开问题,“一杯少加冰的威士忌。”
“果然。”叶修嘟囔一声,“不试试我调的酒吗?‘边车’味道不错,喜欢威士忌的话有——”
“罗伯罗依。”王杰希答,“看你调酒看了半个月,你会调什么酒我还是知道的。”
“啧。”叶修耸下肩,手伸到背后的酒柜上,反手拎下一瓶英格兰威士忌。

开瓶,倾斜,酒液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乖巧地在四方玻璃杯中激起浪花,回旋。接着,叶修用碎冰锥敲碎两块四方形冰块,挑了两块漂亮的碎冰,加到威士忌中,光线也随了落进去,散开,破碎。
酒被端到王杰希面前,附赠了一个叶修式的微笑。
“你看上去不像会泡夜店的人啊。”叶修状似不在意。
“这里不一样。”
叶修用眼神表达了疑问。
“这里很干净,很舒服,甚至,给我的感觉很熟悉。”
“唔——”
一只皮毛油亮、体态臃肿从木梯上摔下来的猫,惨叫着,直直掉进王杰希怀里,接着像踩到烧红的炭一样狠狠地踩着王杰希跳起来,结果又被叶修揪住了后颈毛。
王杰希看着那只叫魏琛的猫被叶修用手指点了点猫头,懒懒地警告猫咪不要有下一次时,突然觉得自己的情绪有微妙的变化。
什么变化?王杰希自己也说不上来。
“我听说过一个传说,”王杰希抱过猫,“取人名的猫更容易成精。”
猫极力挣扎。王杰希似乎看到那只猫笑了一下,嘲笑他的样子。只是看到猫在手臂里踢脚蹬腿的样子,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叶修笑了:“我也听说过一句话,建国后动物不得成精。”
两人不约而同大笑起来,老猫趁机挣脱王杰希跑到叶修边上。
“这猫不太喜欢我。”王杰希停下笑,看着猫说,“我可是头一次被动物嫌弃。”
“你放心,是猫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叶修开玩笑道,“你刚才说动物,你的工作是?”
“在下乃摄影师一枚,”王杰希笑,“居无定所,世事漂泊,爱山水之静美,好生灵之动美。无名无利,也不求名利……”
“打住打住,”叶修摆手,“说你你还……”
“叶修叶修叶修!你在那个角落里干什么!我来了你都没发现吗?是最近太安逸了所以听力都下降了吗?快点过来。咦,王——”
“少天,”叶修回头打断黄少天,“来了啊。”
“——忘了和你说,”黄少天反应够快,“文州他要过几天才能过来,所以我先过来看看你,感激我吧——唔——咳咳咳——咳!”
说得正欢的黄少天,成功地被一杯水糊了嘴。
“这位是?”王杰希死命把嘴角拉直。
“啊,对了,给你介绍下,这是黄少天,他最厉害的能力你刚刚已经见识过了,这位是,”叶修看了王杰希一眼。
“王杰希。”才想到认识叶修半个月了,自己还没告诉过叶修他的名字。这种尴尬让他没注意点黄少天古怪的眼神。
“王杰希?”黄少天接过话,“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的名字一样。说实话虽然我很久没见到他了,我还是觉得那个人给我的感觉就像秋葵一样。说到吃的,老叶你居然到现在还没招待我吃晚饭?说好的礼节呢?苏妹子到底是怎么被你教出来的?”
“……你有给我说话的机会吗?”叶修终于插了一句,“自己看菜单去,想吃什么和我说。”
“哦哦哦,那你快点过来啊。”
叶修摆摆手,头往王杰希方向偏了点,“王杰希?”
王杰希应了一声。
“习惯别人怎么称呼你?老王、小王?杰希?杰西卡?”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随你喜欢吧。”
“所以还是大眼好,简单好记。”叶修笑起来,“少天那家伙叫我了,下次再聊。”
“再聊。”



[Y面]

“你到底告诉他‘兰谷’没啊!不对,他那反应明明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
“归位啊!主神归位这么大的事你别告诉我你一点准备也没有!王杰希当年得罪的人不多,可就冲你的面子,那些本来不想来的人也会来捣乱的!”
“我在不就是最好的准备。”叶修叉起一团意面,在黄少天张嘴时塞进去,“大眼历练前肯定有安排,我看着别人捣乱就好了。倒是你和文州,嗯?”
“喂,叶修你不是怀疑我们吧?有没有良心啊!我可是急匆匆赶过来提醒你的,你居然……”
叶修打断黄少天:“先别委屈,我已断了通讯近十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而归位地又是极机密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文州说的……”
叶修还想说什么,被一声轻笑扰了。
“叶神,你逗少天的习惯能不能改改。”


[X面]
水,压缩饼干,三脚架,相机,药品,帐篷……王杰希对着心中的单子又清点了一遍物品。
最后是一张小小的地图,还泛着酒味的墨水画在酒吧的便笺纸上。
叶修的话似乎还在他耳边。
“兰谷”是吗?
王杰希背上包,去看看吧。

不过要不要去和叶修道个别呢?

 【end】


评论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