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念念不忘的光

  • 今天在给电脑装软件

  • 依旧旧文混更

目录

——————————————————————————————


像往常每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阳光糜烂的一塌糊涂,尘埃嚣张的在空中群魔乱舞,浮浮沉沉跌跌撞撞,却是暖洋洋的气味。

喻文州安静的坐在房间的阴暗处,细微的光斑倒映在他面前的地板上。弱弱的一缕,仍旧散发出独属于阳光的味道的细碎光斑,就躺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然而,喻文州终究是停在光斑边缘,一向稳定的手轻微的颤抖,接着出现了一道道细碎的口子,血泌出来,如同被人用小刀子凌迟一样。

喻文州微笑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裂缝,还是把手收了回去,像变魔术一样,细小凌乱的口子迅速愈合,苍白的皮肤光洁如新生的婴儿,只是少了那份活力。

还是……不行吗?

吸血鬼是被阳光抛弃的弃儿。

可是……真的想靠近,一点点一点点都好啊!

喻文州又探出手。

然而,阳光被人型的阴影挡住了。喻文州抬起头,一个黑发男人半蹲在窗户上,居高临下的看他。他宽松的T恤衫在风中晃荡,时不时露出腰上白嫩的肉,双手搭在窗框上,细长的双手莹白如玉,尤其是在阳光下,流光由手上的汗液反射,特别显眼。

喻文州眯起眼,阳光给男人打上一圈金色的轮廓,像天神下凡。

“你……”

“文州文州文州起来了起来了起来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快点起来了,你真的那么干了是吗?他居然真的来了……”

梦境被驱散,喻文州在睁开眼前已经露出微笑。一个黄发少年趴在棺材沿边上,黄黄的头发亮眼的像太阳一般,如果忽略他停不下来的嘴,他其实真的好帅。

“……少天。”

“啊啊啊,怎么了?啊……唔唔……”一团黑影塞住了黄少天的嘴。

血能·暗影

“呸呸呸,族长我干了什么不能这么对我啊不能说话会要了我的命啊!不对啊……”族长你棺材里怎么放了魂玲花?

“怎么?”

“没什么啊……啊啊啊!!!快快快他等了你好久了,走走走!”

喻文州看了黄少天一眼,转身走了。黄少天见喻文州出门了才靠近棺材,确实是可以让吸血鬼做梦的魂玲花。

黄少天眼神一暗,剑光滑过。

血能·冰雨

魂玲花霎时化为粉末。

由黄少天血能幻化出来的冰雨随他的意念消散,黄少天露出个明媚阳光的笑容,“诶诶诶!!!!族长族长我去看看小卢啊小卢好奇心重你知道的为了防止小孩子偷看你自己去面对他,少儿不宜啊你知道的!”

“……好啊。”喻文州得体的微笑,优雅的侧身让黄少天通过,自己前往大厅欢迎某个朝思暮想的人。

叶修。

 

“晚上好啊。”黑发的男人叼着根烟,在阴暗的大厅里一明一灭的火光幽幽的在男人的眼眸里闪烁,他的头发有点凌乱潮湿,好像刚刚淋雨回来,“不对,对你应该说是早上好啊文州。”

“叶修前辈有事吗。”问句的内容,却是肯定的语气。

“手残有必要打马虎眼吗?种族召唤不是你发的吗?”

“如果前辈不想来,谁逼迫的了你?”

“呵呵。”叶修斜睨了喻文州一眼,对这句话十分的不认同,那个强行对自己进行初拥的人是谁?

“话说,最强血猎在你们蓝雨大模大样的现身,喻文州大公爵不会有什么麻烦吗?”

“哦……少天会去处理的。”喻文州从大厅的柜子里翻出一瓶葡萄酒,“话又说回来,叶修前辈既然已经离开了嘉世,不如来蓝雨住住?”

“蓝雨是不错,只是哥已经有约了。”

“看来是蓝雨庙小,留不下你这尊大神。”喻文州用血能幻化出两个漆黑的高脚酒杯。杯子幻化速度不是特别快,可是非常精细,充分体现了喻文州的掌控力。轻轻倾斜酒瓶,粘稠猩红的液体倾泻出来,挂在黑色的酒杯内壁,再慢慢滑落杯底。不是酒。血腥味慢慢弥漫开来,飘荡在空气中,漫不经心的钻进漫不经心的人的鼻孔。

叶修脸色瞬间绷了起来,瞳孔急剧收缩,因为变成吸血鬼而苍白的脸迅速涌上潮红,嘴里的獠牙探出又收回,身体剧烈颤抖着,接着,细细的汗液从额头泌出来,拼命忍耐着诱惑。

血对吸血鬼的诱惑。

“叶修前辈看起来好像还没喝过人血啊。”喻文州晃晃酒杯,递到叶修面前。

叶修已经重新靠到墙上,眉眼重新舒展开来,不轻不重的说“呵呵,有什么血是哥看得上的?”

“那么,前辈为什么不试试这杯呢?”

叶修嫌弃的撇开头“得了吧你,要来直接上,大家乐得轻松一点。”

喻文州没理他,直接血统威压释放出来,小心叶修的反抗,然后

掐开叶修的下巴,一杯子血灌进了叶修的嘴。

“文州你干什么……我警告你……啊啊啊……你加了什么?”

“真正的烈酒和我的一点点血。”喻文州附在叶修耳边,气息轻轻地喷在叶修耳垂上,锋利的獠牙在叶修的皮肤上蹭,已经跃跃欲试了。

叶修知道血族对他们的被初拥者有巨大的影响力,可是没有想到是那么大的……

他浑身无力,软绵绵的摊在墙上,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果没有墙他现在肯定已经倒在地上了,只是骨头架子撑着,还可以伪装成一切安然无恙的样子。

“文州啊,我来可是有正事要谈的,这么对我你不怕砸了事?”

喻文州不动声色的把一个杯子塞到叶修手上。“那么,叶修前辈过来是有什么事?”

“这就不对了,文州你不知道我来干什么?”

“……”微笑。

“真是不肯吃亏,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那么我直说了,我们需要联合起来,抵抗异族。”

喻文州抬头看叶修,这么愚蠢的话是他说的?

“条件……”

“联盟的血库。”

“……”微笑“不错的条件,可是不够。”

“手残别得寸进尺啊!”

“我需要的不多,再加上叶修你的血就够了。”

这还不过分?吸血鬼的血就等于他的生命,失去血的吸血鬼一定会实力下降,甚者失去永恒的生命。

然而叶修一脸平静,仿佛说的人不是他。

“原来如此啊,我拒绝……”

“那怎么办?叶修前辈的血能可是阳光啊……”

“你知道了?”

“能让吸血鬼站在阳光下的,也只有这种传说中的血能了。”

“那么你应该知道,哥没有壮大吸血鬼家族的爱好习惯。”

“叶修前辈啊……这可由不得你……”

叶修手中的杯子忽然缠向叶修。

“前辈,欢迎到我房间参观参观。”

 

【我拒绝写肉】


评论 ( 6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