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伤

  •  @北熊想冬眠 你的叶皇帝喻皇后梗

  • 越写越偏……明明……哎……

  • 所以短了……写的不开心了

  • 我立志写he,但是手不听使唤啊


==================================================

喻相死了三年,叶修服微出访时还可以看到百姓在给喻文州烧纸钱。

白花花的冥币被轻风拂过,柔柔软软地飘了起来,不偏不倚地糊到叶修的脸上。叶修伸手摘下脸上的那片纸,低头一看,正好是张手绘的白描,而且那手笔,一看就是仿喻文州的。

于是叶修笑了。

轻轻浅浅的笑,不喜不怒,点点威仪含着,深藏不露,看不清帝王真正的意思。

“少爷。”边上的侍卫见状,极小心地唤了一声,不知道皇帝接下来的打算。

侍卫小心是正常的。这个皇帝是叶修时,没有人可以摸到他的心思。叶修着实是个宽和的人,看起来也懒懒散散没个正经样。可是三年前雷厉风行不动声色地摧毁喻党的,将朝堂上一棵大树连根拔起的,也是这位皇帝。

有人评论,叶修真乃天子之风。

 

其实侍卫不知道,叶修什么也没想。他只是觉得有意思,就笑了。

这一笑就想起喻文州。

喻文州似乎总是在笑。叶修想。那种笑从他第一眼看到喻文州时就有的,那种带着假面的微笑,然而回忆起来,让叶修最气的也是这种笑。

那种不带感情却得体礼貌的笑,是他们冷战时期相互折磨对方的方式。

 

他们当初谁也不觉得他们会冷战,所以当他们意识自己陷入冷战的时候,事情似乎已经无法挽回。

喻丞相在朝堂上独揽霸权,硬生生逼得皇族叫回浪迹江湖的叶修。两个人都是一样聪明的人,在见面前就通过自己各自的手段了解了对方。但是,真正见面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发出百闻不如一见的感慨。

“原来是他。”

 

蓝雨的核心,嘉世的斗神,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却是最意外的见面。

上次见面时月光竹林,蓝雨的茶点伴着缥缈的笛声,如同梦境。两人的棋路却步步杀气腾腾,血流成河,最后平局时只留下两人的相视一笑。上上次见面大漠孤烟,两人各带人马步步为营,将共同的敌人杀得落荒而逃,上上上次……

只是他们从来不是敌人……

直到这次。

重逢不如不见。

 

阴谋、阳谋、袭击、暗杀……叶修记得那段日子。他们都是棋手,坐在己方的大营里纵横联合,他们也都是棋子,被自己身后不能舍弃的责任摆布。

原本亲密的说笑瞬间变成礼貌,过往如水中月、镜中花,有些时刻想想就是伤,哪怕两个人都不是会受过去干预的人,也有时候会觉得前路冷雨蒙蒙。

说起来很好笑,他们太过熟悉对方的心理活动,太过熟悉对方的行事风格,反而对双方都造成了麻烦。最后,叶修干脆放弃了揣摩喻文州的心思,只是见招拆招。

 

这才是叶修和喻文州结束冷战的因由。

可是叶修不想要这个因由。

叶修不是没有失误过的人,虽然他通常会在对手意识到前补上失误,只是面对喻文州,他不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然而如果对手故意相让呢?

叶修从来没有想到,喻文州居然敢让他。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胆大包天,更是会让叶修觉得侮辱的事。只是当对手是喻文州时,叶修的惊怒不全是感到受辱,而是明白了喻文州的心思。

如果有一天他们必须面对成王败寇,臣愿为君死。

冷战结束,代表着却是胜负已分。

 

然后呢?

 

在所有人眼里。

喻相死了。

死在了他输的那年。

而,叶修不娶妃,不立后,直到让贤。

归隐不知何方。

 

【end】

结局自由心证吧。 

可以当he了吧……虽然勉强了点?

 

 


评论 ( 3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