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灵之逝【1】

  • 改个名字,好听点

  • 呃,可以复习一下前文

  • 怎么说呢,虽然是all叶文但是叶修出场不会太多

  • 因为我想试试这种写法

  • 晚上,晚上发点肉糖馅饼

目录

——————————————————————————————————————————

“砰!”被踹开的大门狠狠砸到墙上,韩文清挟着一股风雨走进这个小地下室。

地下室的灯顿时闪烁了一下。

“叶秋怎么样。”虎目直视坐在地下室里等候多时的人。

“石不转认为,魂飞魄散。”张新杰在擦眼镜,声音很轻。

韩文清脸一黑,令人压抑的沉默瞬间在小小的空间里咆啸起来。它在孕育着什么,似乎有东西要爆发了。

然而什么都没有,过了好一会,韩文清沉声道:“他错了。”接着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如果你也是这个看法,那么你也错了。”

张新杰放下眼镜布,把眼镜重新戴好,开口:“队长,你进去看……”

他突然闭了嘴,因为一缕黑暗在地下室空中游动。张新杰抬手作了个反击的手势,接着又收回去,任由那缕黑暗壮大,成茧,最后化成一个灵。

索克萨尔。

属于黑夜的灵脸色有点苍白,他环顾四周一眼,就抖开斗篷,露出蓝雨的队长。

“对这么晚打扰韩队和张副队,我表示非常抱歉。”喻文州揉着太阳穴,“但叶秋的灵讯显示,他死后的遗体在这。”

“你有叶秋的灵讯!”出乎喻文州的意料,出声的是韩文清,而这问题更是让他苦笑。

“不是我的。”他拿着一个烟盒,“少天的。”

“既然灵讯显示的是遗体,那么……”

“可是疑点很多。”喻文州打断张新杰的话。

今天第二次被打断华的张新杰也没露出不满,他提议:“石不转是光系的,已经确认叶秋的魂魄不在这片区域。但既然索克萨尔来了,不如也帮忙查一下,只是对于刚刚用了夜影传送的索克萨尔来说,这消耗会大了点。”

“小新杰是拿我和阿石比啊?”索克萨尔抿起唇,“对于平时的我这消耗确实承担不起,但是如果是叶秋那家伙的事,那我是顾不得那么多的。”

“为什么?”

“因为‘初’。”韩文清替索克萨尔回答,“叶秋就是‘初’。”

其他两人悚然一惊,这也难怪索克萨尔着急了。毕竟,得“初”者得灵族。

灵与人类的接触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过一世纪的光景。而第一份两个种族之间的契约,却只不过是十年前签订的。那份契约的源头,就叫“初”。

“初”的原身是灵界遗失的大法典。以灵的漫长岁月,早已丢失大法典上的知识,谁也不知叶秋是如何破译了大法典的内容,还与一只幼小的灵签订契约。大家只知道,当叶秋带着那只叫一叶之秋的幼灵杀入灵界皇宫后,节节败退的人类终于得喘口气的功夫。一恍就到今日。

叶秋交出了与灵契约的方式,但没有交出那部“初”。这似乎理所应当又不应该。没有那部“初”,人类还能保护自己吗?可“初”由谁掌控才不会引发灾难?最后所有人默认这种事拖下去就好,叶秋一定能解决的。

就因为他是叶秋?张新杰突然感到不对。

他打开身后的门。里面,石不转站在喻文州说的遗体旁边。雪白的羽翼半张,是不转托着十字架闭目喃喃念咒,白光散溢,如水流泻。

圣十字·魂归。

索克萨尔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是看破了什么,又似乎是预言,石不转的十字架光芒一敛,跌落在地,四周的白光也如秋后的萤火虫,泯灭了。

强大的灵额头渗着汗珠,睁眼露出金色的瞳孔,。灵低头看了眼双手,袖袍一抖,十字架便回到他的脖子上,接着看向进来的几人。

“没有。”他似乎在自言自语,也像在回答众人的期待,“叶秋的魂魄没有回应,无论我叫了叶秋多少遍。”

索克萨尔瞅了石不转一眼,抬起手在双眼上一抹,原本深墨色的瞳孔染上血色。

灵视·血瞳。

他才看向躺在简陋石床上的叶秋。

他第一反应是,惨。

半个后脑勺已经不翼而飞,不对,石不转用“圣灵链”将所有碎片收集起来,唯在那个头边上,他用灵力感应了一下,断裂的脊髓,模糊的血肉,几乎都显示这个人是摔死的。

但他第二反应是,假。

叶秋惊怒过吗?他看着那双没有阖上的眼和脸部肌肉所表达的情绪。而且,这种后脑勺着地的方式,不应当是叶秋的死法。

不应当。

石不转打断索克萨尔的思绪:“看到魂魄了吗?”

“没有,连碎片也没有。”这不正常。“他真的是被直接拉到这的?”

“‘危楼’本身就是嘉世与霸图的交点之一,而且当时他是被我和队长亲手搬过来的。”张新杰回答。

“这么说你和韩队恰巧在那边上。”喻文州若有所思,“那一叶之秋呢?”

“一叶之秋和苏沐橙都在现场,我们是迟一点赶到的。”张新杰顿了下,“苏沐橙现在楼上,我给苏沐橙施了安魂术,至于一叶之秋,他灵体崩溃了。”

“是契约的联带反应?”

“不是,”张新杰说,“一叶之秋身上,没有因叶秋死亡后留下的‘残印’。”

“所以一叶之秋是因为打击过大才灵体崩溃。”喻文州分析着,“而且叶秋和一叶之秋解除了契约!”

“胡闹!”韩文清显然也是才知道这事。

“一叶之秋既然答应这种事!”索克萨尔震惊,契约只有在双方同意才能签订,同样的,也只有双方同意才能解除。

“可我们也都知道,叶秋的要求,一叶之秋是百分百服从的。”石不转开口。

“张副队对叶秋死亡的几率评估是?”喻文州开口。

“八成。如果不是这具尸体,那么我的评估是零成。”

“其实关于叶秋死没死的问题,让虚空的人到‘副录’那翻一下就好了,没有猜的必要。”

“问题就在这。”张新杰说,“虚空说:‘查无此人。’”

所有人愣了一下。张新杰不是会开玩笑的人,尤其是这种事。但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石不转见状,取出个录像水晶。

光影闪烁,光屏成形。石不转伸指轻点,李轩和吴羽策的脸出现在光屏上。

“张新杰同志怎么会要找叶队的资料?是终于准备去套他麻袋了吗?”李轩站在吴羽策边上,边看吴羽策查‘副录’边调侃张新杰,接着就得到吴副队的眼刀。

“还没好吗?”

“队长级别的人总是难查点。”李轩有点漫不经心,直到被捅了一下,“阿策怎么了?”

“李轩,查无此人。”吴羽策面无表情。

“啊?”李轩猛然回头,“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查无此人。”

“不可能。”李轩一把抓过‘副录’,手指飞闪,带起一串残影,“我去,真的没有!”

“李队,发生了什么?”

“张副队,”李轩的脸凝重起来,“资料上叫叶秋的有好几百万人,但在嘉世任队长的叶秋,和一叶之秋签订契约的叶秋,都是显示为查无此人。”

“‘副录’出错了吗?”

“不会。‘副录’与我们只有使用权,整个人类都还没研究出这东西的原理。但是,‘无错’和‘无欺’是‘副录’的基本规则之一,这就表明这东西不会犯错。尤其这么底端的错。”

“那么李队长给点建议吧。”

“伤脑筋,十年里头次遇上这种事。”李轩嘟囔,“第一种可能性,叶秋不是人,所以我们这本记录人的‘副录’上没有他。哇,难不成叶秋是灵?”

张新杰没有任何表示。

“第二种可能性,我们查错了。不过这概率很低。”

“最后一种可能,”李轩难得严肃,“‘副录’被动了手脚。”

“你认为‘副录’被人动了手脚?”

“说实话,我觉得可能,”李轩很直接,“事关叶秋,什么事不可能?”

“队长,”吴羽策过来,“手动检查要开始了,你需要马上过去。”

李轩一秒嬉笑起来:“张副队,我和阿策先走啦”

“回见。”

光屏黯淡下来。三人两灵面面相觑。这个疑点,可不是一般的大。

索克萨尔摇摇头,突然感到灯光似乎闪烁了一下。心中一紧,灵力瞬间冲入双目,四下张望。

没有东西,噫?

“居然这样,”他松了口气似的,“让我们看看这个叶秋最后经历的事?”

“有记忆?”石不转反应过来。

“有,我看到了,”索克萨尔抬起法杖,“毕竟我才是暗夜系的。”

鬼魅的墨色从法杖上升腾,宛如奏琴时燃着的香,顿时,如怨如慕的余音飘荡在室内,宛如勾魂使者的索命曲。正当石不转皱起眉,强按下不适感时,一双如雨似样的蓝丝从叶秋的双目中浮起。灭身的诅咒猛然往地上一跺,两根蓝丝顿时化开,形成一块幽蓝光幕。

是“危楼”顶。

“一叶。”叶秋的声音。

“行了行了我怕了你了,你快点下来啊……”一叶之秋一脸无奈的走开。

“……”叶秋道。

“砰。”一叶之秋消失在门后。叶秋吸了口烟,才懒洋洋地开口:“一叶已经走了,轮到我们了吧?快点,我还想吃宵夜。”

“我可以给你买啊。”

“你有钱吗?”

“……我可以抢?”

“谁把你带坏了!”痛心疾首的声音。

“你们啊。”

“哥这么正直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教灵做这种事。”

“……”

“你跟了多久?十年?”

“半年。”

“这样,”叶秋顿了下,“他来拿‘初’的?”

“不是,我要我们的名字。”

“……我给不了你。”

“可是我知道我有,小橙给我过的。”

“已经被抹掉了。”

“叶秋!你!”

光屏变化,往楼梯方向靠近:“你再想想吧,一叶还”

僵直阵。

“一叶还在等你对不对?我感应下哈,他现在正在楼下。”

“你说,让你去追他,你追得上吗?”

“你——”叶秋嘶出这个字。

突然白光闪烁,整个光屏如雪山崩塌一样,从上而下崩溃。

“萨尔!”喻文州的声音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索克萨尔身上。强大的灵的身体已然虚的起来,汗水滴落,洇湿了护额。石不转一个闪烁到索克萨尔边上,双指并拢搭上手腕后,神色慢慢轻松下来。

“魔力消耗过大。”石不转道,“太逞强了。”

“不逞强,我和文州怎么活得下来。”索克萨尔笑笑,“看起来,叶秋被暗算了。”

“是一个灵。灵才会需要名字。”张新杰扶了下眼镜,“用来签订契约。”

“是一个叶秋极信任的灵,足以让叶秋把‘初’给他的信任。韩队认识这样的灵吗?”

“我不认识。”

“那么,霸图打算接下来干什么?”

“按规矩,战队队长死亡宣布三条件中满足两个条件,就得公布。”

“哪三个条件?”索克萨尔奇道。

“遗体,招灵失败,‘副录’注明死亡。”

“哼。”韩文清捏下手指,“我会等他回来。”说完,人就走了。

喻文州见韩文清走了,转头对张新杰说:“你明天,噢不,现在已经过零点了,今天发布公告吗?”

“早上八点会发出去。”张新杰道,“你今天先住这里吧。”

张新杰边说边带路,石不转和索克萨尔也回到各自休息的地方。夜深到能听见脚步声,喻文州的声音便格外响。

“你也不相信他死了,不然不会破例熬夜。”

“对。”

“那么现在呢?”

“公告要发,但叶秋的事,存档。”

“挺好的。”喻文州犹豫了一下,“其实,记忆丝这个概念是叶秋提出来的。”

“嗯。”张新杰脚错了一步,“我知道了。还有,喻队今天是不是太累?”

“没。”喻文州搓太阳穴,“萨尔的情绪有点影响到我而已。”

“其实没关系的,因为我也受影响了。”

“我以为张副队是不会宽慰人的。”

“只是因为我更早接受他现在已经离开了。以前稳定军心的事,都是他做的。”

“感觉被比下去了。”喻文州自嘲得很坦荡,“不过你觉得,他,能安静多久?”

“条件不足,无法预估。不过,如果叶秋真有什么计划,那我顺着他的想法去做便是。”

“张副队你果然也……”喻文州轻声说着,转而问道:“张副队见到过沐雨橙风吗?”

“没见到。”张新杰回头看了眼喻文州,后者正对着他微笑。

笑着的人说:“沐雨橙风想必在苏沐橙身上休息吧。”

“相信盟友。”张新杰简短地说,“你的房间在这。”

“谢谢张副队。”


此时此刻,叶秋尸体躺着的地下室,一个小电子眼从灯芯中跳出来。电子眼左右专利一下,蹦到尸体右手心里。一把伞的烙印在那。电子眼滴溜地滚了一圈,那个烙印便不见了。

然后,电子眼有跳进灯芯,地下室似乎灯闪烁了一下。

一切又安静了

——tbc————————————

评论
热度 ( 59 )
  1. 二十四桥明月夜雪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