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医院小记【3】

  • 这几天都是这篇更新

  • 终于全部可以完结了

  • 不容易啊……

  • 可能会有一点点沉重

  • 本文含有真实事件加工……作者亲眼所见……

目录

——------——————————————————————————

医院有一句话,医生治病,麻醉救命。

可见麻醉的分量。

医科大里,“叶秋”专区有且只有一个和麻醉师的手术视频。

手术对象是一个不过六个月大的婴儿。

粉嫩粉嫩的,圆嘟嘟的脸是浅粉色的婴儿红,美好得和寒风中桃花一样,安安静静的,不哭不闹,可爱极了。

可爱到完全看不出这个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需要手术治疗。

手术难度不大,基本已经成为流程手术*。孩子也是这对年轻夫妇的第一胎,家属都非常重视。

只有一个问题,没钱。

这个手术不在医疗保险的报销范围,家属自己也凑不齐钱,医护人员爱莫能助。最后那对夫妻含着眼泪,决定放弃。

刚刚可以主刀的叶修恰好在场,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他可以帮他们出钱做这台手术,但是他会把这台手术的过程录下来。无论手术成功与否,他都会把这个传到医护们的分享平台,供人一元一次有偿下载,作为手术费。

年轻的夫妻商量良久,最后狠下心,拼一把,同意叶修这个初出茅庐的人做手术。

这一拼,拼出了一个让所有看过那个视频的外科医生疯狂的麻醉师。

视频刚刚开始时,手术台上的婴儿似乎也感到了死神在周围徘徊,不安地挥动小手小脚,如同要驱赶走黑暗一样。

麻醉师是这个时候出手的。

尖利的细针迅速扎进婴儿细嫩的皮肤里,药效瞬间发作。

就这一幕,已经让很多医生的电脑就此报废——水杯翻了。

婴儿本身就是一种身体激素变化很快的脆弱生物,而是药三分毒,用药这么猛,更大的可能是直接弄死人。这个麻醉师要么是草菅人命,要么就是艺高人胆大。

能和叶修搭档的,自然是后者。修好电脑的医生们重新打开视频,看到是已经安睡的婴儿。

如果只是这样,大概只能算是惊艳。使这个麻醉师出名的是后面叶修的失手。

就如外科大夫追求麻醉师一样,麻醉师也是追求像叶修这种不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的主刀医生。叶修最有名的一点,就是他几乎没有失手。说几乎是因为——

——叶修唯一一次公开记录中的失手,大失血,就是这个麻醉师处理的。

当时视频里情况,医生已经可以看到鲜血的颜色。

细细小小的口子,鲜血一点点看似不紧不慢地缓缓流淌着,边上的仪器已经开始大声尖叫起来。偏偏叶修依旧按照他那套,实在、基础的手法,接着自己的步骤走。

在视频外的人快要疯了时候,一双手出现在屏幕上,轻轻巧巧配合起来。

没有人说这种配合能第二次出现。

小小婴儿的心脏上,不过几厘米的口子,两双成年男性的手相互交替着,互相帮助又泾渭分明。

治病的治病,救命的救命。

好几次,两双手似乎要撞到一起,最后却又险之又险地擦过。

几十秒的处理时间,愣是让看得懂的人惊出一头的冷汗。

然而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手术的最后。

细密的针脚缝好伤口,叶修剪断羊肠线的最后一瞬间,婴儿睁开了不染纤尘的大眼睛,

不哭不闹,水光流转,直直地看向屏幕。

手术结束。

 

周泽楷最近又接了一个手术。

这是个手术危险系数极高,病人情况复杂,要联合内分泌科普外科等等的专家一起会诊。然而主刀是周泽楷,所以周泽楷还是有点轻微的焦虑。他拷贝了资料带回家,又沉浸于对资料的分析,再次抬头时天边已经蒙蒙发亮了。

带着青灰色黑眼圈的周泽楷走进会议室时,非常庆幸自己今天只是开会。这种状态,站在手术台上是杀人,而不是救人。

然后第一眼看就到了坐在会议桌边的叶修。叶修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手上的资料。然后周泽楷突然就镇定了。

“小周,这回你主刀啊?”叶修抖了抖手上的一沓纸,算打过招呼。

周泽楷点点头:“怎么来了?”

“这回手术的麻醉是沐橙,我这不是过来看看手术方案吗?”

“苏沐橙麻醉?”

“恩,”叶修应声,“把你和沐橙一起派出去,老冯也是下了血本。”

“沐橙可是我们医院最厉害的麻醉师。”说话是不是叶修,更不是周泽楷,而是另一个外科医生,张益玮。

他一出现,会议室一下子出现了嗡嗡的声音。周泽楷眉头抽了一下,想制止这种声音,可是又明白自己做不到。

张益玮泰然自若,在叶修边上站着:“居然真的让你办到了,”他对叶修说,“老冯是怎么同意你去儿科的?”

“他看我是谁。”叶修头也没抬地回答,“倒是你今天没饭局吗?”

“难得没有,所以这不就过来看看。”张益玮笑着说,“变化很大,不过非常好,非常值得。倒是你,居然就这么让苏沐橙回手术台?”

“她是职业的。”

“可是她又不是你这种怪物,才过去多久?麻醉这个职业的压力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是职业的。”

“你……唉……不用这么拼……”张益玮叹了口气,坐也没坐就走了。

“什么事?”周泽楷见张益玮走了后问。

“其实也没什么,”叶修摸了根烟含着,“前段时间因为一些原因,她第一次没能救回一个病人,让他死在手术台上了。”

“……”周泽楷沉默了,这种感受他也经历过。那种病人在自己手上离世的经历,永远不想再体验了。他至今记得,那个病人的病历,那个病人手术的过程。可是记得再牢,病人去世了也就没有用,徒留下一种无力感。

这种坎,只能自己过。

“小周,”叶修唤回周泽楷的思绪,递过去一沓纸,“你的手术方案我看了,我觉得都不错,不过这些地方我有些建议,你可以看看。”

周泽楷低头,用红笔改过的方案密密麻麻,看上去红红的一片。

红笔,大概是随手抓的笔吧。周泽楷记得自己还是学生时,老师给自己改东西时随手抓只笔就用了,好几次颜色是他外孙女的紫色水笔。据说这个习惯养成的原因是老师年轻时当医生时间特别紧,赶东西时身边有什么可以写字的抓来就用。

不过,眼好花啊。

周泽楷认真看了一段,最后有点奇怪地抬头问叶修:“这段多余。”

叶修咬着烟凑过去看:“我看看。这个啊,是这样,我最近带的两个实习生里有一个得给他解释清楚原理,”叶修一脸痛不欲生,“不然有时候他会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做。上次他就把葡萄糖当糖水给病人喝了。”

周泽楷想了想:“包荣兴?”

“……小周你都知道包子了?”

周泽楷低头看方案没有回答,他是不会说杜明在他们组里不停念叨唐柔和兴欣,话痨程度都快赶上儿科的黄少天了。

然而他眉头越皱越紧。

“风险降低了,”周泽楷猛然抬头对叶修道,“但是有问题,麻醉压力太大。”

“麻醉压力本来就是所有医生中最大的,”叶修摘下咬着的烟,捏着,“既然沐橙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说明她必须要承受这种压力。而且我知道她的水平,你可以不用担心你这次的搭档。”

“可以改方案。”

“只有这样风险才是最小的。”叶修站了起来,摸出口袋里的打火机,“我们需要尽可能把病人从死神那里抢回来,这是我们的职业。”他拍拍周泽楷的肩膀,“我出去抽根烟,不过作为以前和她合作了很多次的人表示,小周你可以相信她。”

“前辈……”周泽楷拉住叶修,问出了一个想了很久的问题,“为什么不做外科?”

“叫叶修。”叶修有点忍不住烟瘾了,“理由说过了,在儿科吸烟,可以不用面对‘你自己吸烟还要我戒烟’这句话。”他扬起拿烟的手,向周泽楷摆手告别,白大褂一摇一摆,一摆一摇,落入周泽楷眼里,还要别的什么地方。

 

心动是什么感觉?

周泽楷是第一次感到,所以他不知道什么是心动。

如果像大多数第一次心动的人一样,错过了第一次感情的萌发,任由时间渐渐晒干嫩芽,那么许多年以后,周泽楷也许会笑当初的自己。

好在没有如果,亏在……没有如果

 

叶修站在医院少有几处不禁烟的地方吸烟。反正自己能帮的都帮上了,医生这个职业,本来就是七分人拼,三分天定。就叶修所知,有好几个大手术后的病人,不是死于手术中或手术后的并发症,而是普通的伤风感冒。

这么一想自己去当个儿科医生反而能救更多的人,而且,当年某人不也想过当儿科医生。

香烟一根一根燃尽,这块吸烟区的烟渐渐浓且弥漫开来。在叶修又把一个烟头蹍灭时,听到了“咳,咳”的咳嗽声。循声看去,医院最帅的那张脸从浓烟中化开。

“小周会开完了?”叶修完全没有半路逃走的羞愧感:“方案定下来了吗?”

“定下了。”周泽楷回答。没有说刚才的讨论完全是针对叶修的修改,有好几个小医生问一个儿科医生怎么比起他们外科医生精通更多的专业技巧?

“那正好,沐橙现在有空,我们约了在急诊见面,作为头一次合作的麻醉师,小周你要不要去和沐橙聊聊?”叶修貌似在商量,口气却是不容置疑。

周泽楷不由得点了点头。

叶修轻松地笑笑,引周泽楷往急诊走。

其实因为江波涛的关系,周泽楷对急诊算是很熟了,只是他也没想到,在叶修拐进一个没有标志的门后,会是清洁工放置工具的地方。叶修熟门熟路地绕开工具,随手打开另一扇门后,急诊的护士站出现在两人眼前。

“这可比绕收费处那边近多了。”叶修回头对周泽楷解释,猝不及防地被人蒙住眼睛,来人压低声音:“猜猜我是谁?”

叶修无奈勾起嘴角:“大小姐,别闹了。”

“哈,我就知道你猜得出来。”苏沐橙笑嘻嘻的,接着才看到叶修身后的人:“噫,周主任也在啊!叶修带过来的吗?”

“这不是呢每年要合作,我带他过来认认人。”叶修开玩笑:“别到时候站手术台上才发现自己进错了手术室。”

“有这么说自家老妹的人吗?”苏沐橙反击,“可以走了吧?我位置都订好了。”

周泽楷有点拘谨,苏沐橙和叶修的相处方式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倒是两人都感到了这点,几步路的功夫就把周泽楷扯进话题中,大家说说笑笑,准备从每口出去时,苏沐橙突然脸色一变,一把把叶修往回推。

“回去!”她尖叫一样地喊!“她们又来了!保安呢!”

怎么回事?周泽楷一点儿也没反应过来,手就被叶修拉住,倒拖地往回走,接着突然又发现叶修停了下来,一声哭腔在耳边炸开。

“叶医师,求求你救救我家孩子,我真的知道错了。上次的是我这个老婆娘的不对,叶医生你大人有大量,原谅这个老婆子,救救我儿子啊,我家就这么一个独苗啊!叶医生,是我老婆子见钱眼开的不对啊,可我厚着一张脸,求你了……”

叶修哭笑不得地看着抱着他小腿的白发老人,另一边,保安也赶来了,为首的人队叶修点点头,另外两个试图把老人的手从叶修小腿上扒下来,扒不下来。

叶修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只开口说:“那个,老人家,我真没怪你,只是我现在的医生证是儿科医生,没有做手术的证。为你儿子做手术,我就是非法行医了。”叶修一脸歉意,“你可以去别的医院看看。”

老人家终于松开手,真的哭出声来,被保安拖着走,边拖边喊:“都问过了,都问过了,只有叶医师你可以做这台手术啊,只有你啊……”

苏沐橙脸色不太好,叶修上前拍拍她的肩:“没事了,走吧。”接着又回头看向周泽楷,示意他跟上来。

 

几个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很低沉。周泽楷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看苏沐橙的脸色让他本就难吐出来的音都卡在喉咙,不上不下的。

直道坐上了汽车,叶修发动发动机,汽车发出沉闷的起步声,苏沐橙才幽幽的说了句:“你为什么不和老人说真相?”

“哥哪句不是实话了?”

“除了你确实不能做……其它都是谎话。”周泽楷隐约听到这句话中缺失的两个字,但这实在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怎么可能。

“说出来那婆子不就更难过了。”苏沐橙的声音真的有点恶毒。

“别这样啊,”叶修劝,“开心的晚饭还在等我们呢,别说这有的没的。”

苏沐橙似乎好多了,开始聊今天的菜单应该是怎么样。

后座的周泽楷偷偷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江波涛,讲了刚才的事,并询问原因。

过了好一会儿,江波涛回了长长的一段。

 

那个婆子真的过来了?真亏她还有脸找叶神。你不知道这件事也正常,事情发生时你还没来医院。可惜我听到的也是谣言,真的过程当时人都不说,别人也不好意思揭伤疤。过程也很简单,叶神收病人从来不管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次运气不好遇上了歹人。他专家门诊时看了她儿子的片子,觉得她儿子的片子不对,就建议他们住院观察一下。小住了半个月,叶神刚刚好确认了她儿子的病时那婆子不知受谁教唆,说医院骗她的钱,要求退钱!这种事医院财务那帮人怎么可能同意?恰巧叶神当时忙一台危险系数很高的手术,也就请保安把人请出去。那婆子因此信以为真,干脆在打听到叶修做手术的日期,在手术后带医闹的那帮人冲到叶神的办公室。

最后的经过说法是五花八门,不过叶神自那次冲突后销声匿迹了好久,苏沐橙也去了检验科修养。大家都认为是上面给医院压力处罚叶神和苏沐橙来平息舆论。

当时在嘉世,嘉世小组受到了波及,差点解散。

哦,对了,那个人的手术倒是真的全国只有叶神有把握做,现在你估计上去试试也有点成功率。可惜,叶神再次出现居然转儿科去了,来外科也就是帮帮熟沐橙弄弄手术方案。不过他一个人全系精通儿戏一样,真不是人。

 

周泽楷手指触着手机屏幕,看到最后一句话时,突然心里微微一抽。

应该,不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院长特别说病人由他亲自替他选时的神情。

苏沐橙的脸色,叶秋的口气,还有那天晚上游戏里的一些细节。画面蜂拥而来,让周泽楷感到头疼。

与之相同的,是心疼。

 ——tbc————

先解释一下*

流程手术,具体怎么叫我忘了,反正就是手术过程已经完善到极点,n年没有改动,基本和例题套公式差不多了……


老人家是作者真的看到过哭着急诊跪地上磕头的

不过那是一次……病人被送到医院前就死了的事。死者是被雷劈死的。

看外貌死掉的人是中年人……根据我这边的情况,很可能是这个农村家里唯一的支柱【独生子女嘛】

可是死人是救不回来的。

关于医生的事……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说点轻松的。

现代医学划分越来越细了。比如儿科可以分成普儿科,儿外科,新生儿科等等等等,下面还有新生儿血液科什么的……

这导致了医生越来越专精。

同样的道理,针对疾病的研究越来越细,治疗方案也越来越多。

但是,医疗成本也是这么上升了。【以前可不会一个检查的机器就几千万甚至上亿】医保捉襟见肘也和这个有一定关系。【张益玮是个医院领导一样的角色,也和医保有关……不过根据剧情应该是不会揭开这个伏笔了】

说说叶修的设定!!!全科医生。

其实现实中中国这个医生证最好考。【你们校医,或者社区门诊医生,大多数是这样的医生。】

但是这种医生厉害的其实最牛掰啊……

你想想看你无论什么是骨头断了还是身体长瘤还是脑子出毛病了,都有一个什么都懂的大夫在边上看着,多棒!

打个比方,一个高胖的孕妇要生孩子,那么,你需要妇科,儿科,内科,麻醉科【根据其他方面比如内分泌,可能还要加人】的医生会诊【因为每个人擅长和需要处理的东西都不一样】,然后医生还需要沟通,或多或少,嗯,浪费和耽搁

但是如果,有一个人什么都懂【对,汤姆苏嘛,现实这种情况几乎没有(不说死,但是绝对很少)】,多好啊,不是吗?


评论 ( 5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