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医院小记【5】

周泽楷明白心意了,可喜可贺

没有替身没有替身没有替身!!!!
有话可以多说几句……

目录

—————————————————————————————

【5】

听说以前医科的有个学长和叶秋是对双子星。

嘘,这是个秘密。

 

周泽楷轻轻地把相框翻过来。

灿烂。

照片上,两个少年和少女挤在小小的照片里,少女站在中间,拉着身边的两个少年,笑容灿烂地对着镜头。少年们因为手被拉住,身子微微相对,笑容都是温暖又宠溺的,只是叼着棒棒糖的那个似乎有点焦躁。三人站的并不近。背景也是简单的蓝天,却出奇的和谐融洽,就像是上苍的安排。

叶修和苏沐橙。周泽楷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两个。最后一个是谁?

“咔嚓。”书房门被打开。“小周要不要苹果……”叶修看到拿着相框的周泽楷,声音渐渐低下去。

周泽楷有点慌张,像做坏事被老师抓住的学生。

“啊,小周。”叶修几步跨到桌子前,把苹果放下,伸手指着照片上的吊棒棒糖的少年:“哥帅不帅?”

“……帅。”

“没诚意啊。”叶修说,又伸手指少女,“漂亮吗?”

“漂亮。”

“呵,那这家伙丑吗?”手指又一挪,挪到相片最后一个人上。

“……照片好。”

“哈——”叶修笑了出来,好一会儿才停下,“小周你太有良心了。”叶修半捂着嘴,眼里碎光闪烁。

“这货是叫苏沐秋,”叶修拍拍周泽楷的后背,“苏沐橙她哥,我一个朋友。”

“他医术很好,当然比哥差点。”

“后来,他死了。”

 

轻松的语调,平静的口气,叶修似乎是在说明天吃什么。

只是周泽楷能感受到,平静之下深深的怀念。

后来在一个很深的夜里,周泽楷突然想起这个画面,在脑海里反复咀嚼话里面的感情,觉得只能同深海来形容叶修的这几句话。

表面风平浪静,底下暗流涌动。

 

叶修接过相框,把相框倒扣在桌子上,相框上的灰尘顿时留下了三道指印,和周泽楷留下的指印交叉重叠起来。

只是两人都不会注意到这个,叶修还抬手看了看指尖上的灰尘,探手抽了张面巾纸擦干净手指,又胡乱抹了一把相框,把纸扔进废纸桶。

“小周。”他回头,“苹果吃吗?我现削哦。”

 

手术刀是什么样的?锋利,凛冽,寒光闪烁到不近人情?

其实就是普通的刀,最朴实的刀,进行最朴实的事。

切割。

手术刀稳稳地被叶修捏在右手上,左手抓着一个水淋淋的红苹果。叶修用手术刀顺着苹果皮的纹路比划了一下,,将两者搭到一起,右手轻轻一压,刀锋便没入苹果皮中。叶修耐心地用左手转动苹果,细长的苹果皮边向工女织出的红绸一样,从叶修手上滑落。

周泽楷向来眼尖,这让他看到脱落下来的皮也是红红一片,没有带上半片白色的果肉。

熟能生巧还是对自己手的变态控制力?

两者都有。周泽楷非常容易可以得出结论。

不过两三分钟,细长的苹果皮已经堆和起来。叶修削到最后,刀尖轻轻一挑,苹果皮挂在刀尖上,接着随着刀尖一抖,苹果皮掉落,进入垃圾桶中。

与此同时,叶修左手的苹果也递向周泽楷。

周泽楷本来抬手去接,临到一半改了主意,低头用牙齿去接。细碎的刘海挡住了眼睛,“咔嚓”一声。叶修手上一轻,抬头看去,恰巧周泽楷抬起头来。一个大苹果挡住了他大半的脸,却挡不住他脸的英俊轮廓,眼眸刚刚从阴影里闪现,像电影里的慢镜头,清澈幽暗。

气场透过人的体温缓缓展开,既不锐利也不平和,就像走在沙滩边踩上的浪花。

如果是妹子,早就应该被征服了。

可看到这一幕的是叶修。

叶修只是目光闪烁一下:“小周,小心苹果别掉……”

苹果“咔嚓”一下,和周泽楷的牙齿分离。

“……了。”

周泽楷手疾眼快,在苹果和地板拥抱前用右手把苹果捞住,尴尬地笑了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咬在嘴里的苹果肉让他不太舒服,他下意识嚼了两下,嘴无声地开合:“好吃,甜。”

哦。叶修突然有捂脸的冲动。

 

叶修抓起个苹果,没削皮就塞进自己嘴里,用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咔嚓、咔嚓、咔嚓。”

“咔、嚓——”

一时间,书房内静得只剩下两个吃苹果的声音。叶修嚼着苹果,含糊地打破沉默:“小周是要用电脑吗?”

周泽楷点点头,屈起右手手指,用小指节点了下书上那个不认识的单词。

“拼不出来。”

“我看看……这是德文。小周你后面书柜第三排,最右边那本书里有这个病的简析。”

“唔,知道了。”周泽楷用没有苹果汁的左手去取书。

叶修打开台灯,打开台式电脑,散热器嗡嗡响起。

周泽楷没话找话:“不喜欢笔记本?”

“不是不喜欢,”叶修边敲键盘边说:“笔记本电脑键盘的设计对手形不好,如果用外带键盘有失去了笔记本便捷的最大优点。”

“当然,”叶修偏偏头,似乎想起什么好笑的事,“笔记本太重了我懒得背。”

“有轻的。”周泽楷放下书。

“也许吧。苹果吃完了?你等下。”叶修又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翻出个快递盒,“核扔这里。”

周泽楷修长的手一伸,苹果核掉进纸盒里,顺手用叶修桌上的湿纸巾擦了下手,凉冰冰,湿滑滑地润湿了手心。一个手掌伸进手心。

周泽楷被拉进房间内唯一的椅子里。叶修则没骨头地倚在椅子的扶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按着鼠标。

周泽楷不是没有谦让,只是语言表达力,比较遗憾。

客随主便。周泽楷告诉自己。哪怕两人的距离真的只剩下一道不宽的扶手。

 

与周泽楷相比,叶修则淡定多了。

他那帮老朋友,韩文清、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等等,哪个来大家不是这样坐的?

虽然今天意外地有点热。

叶修干脆伸手解开几个扣子。

 

今天做客的周泽楷意外难熬。

“叶修,”周泽楷看不进书,干脆找叶修说话,“你看什么?”

“新生儿科的论文。”叶修下意识回答,“毕竟换科了,有些东西要复健一下。”

说完叶修都怔住了,他不是个爱解释的人。这种自然而然地解释以前也就对苏沐橙说过,今天……

 

“叶修!”苏沐橙正恰巧推进门来,“电视剧结束了!我先回家了!”

“是吗?”叶修抬头看钟。确实,时间不早了。

“我送你们回家!”叶修猫似的伸了个懒腰。

你们……听到这个词,周泽楷笑了下。

 

其实苏沐橙是不用送的,她家就住对门。

她笑嘻嘻地塞了袋苹果给周泽楷:“叶修的病人送他的。”然后在门里挥挥手,长发一飘,进屋去了。

叶修就站在楼梯口,叼着根烟,半眯着眼看向电梯门,不知在想什么。

周泽楷靠近叶修站着,闻到一股烟味,飘渺的,看得见摸不到的。烟草味中,电梯的红灯静静地跳着。

 

“小周你家在哪里?”地下停车库里,叶修帮周泽楷把苹果放好。

周泽楷报地址。

叶修一听,感慨:“不愧是一把手啊,这地址报出去,科室里那些小伙子小姑娘还不嫉妒死。”

“院长送的。”周泽楷回答。

“好了,好了,知道你是老冯的宝贝。”叶修一拉手刹,“安全带系了没?”

 

车子一探出车库的门,“哗”的大水砸车玻璃上。

“下雨了!”叶修手忙脚乱地打开雨刮器。

“应该。”周泽楷应了声。耳边响起了自然的演奏,天潮潮地湿时,玻璃上似乎有肉眼可见的寒气。

小车里一下子只剩下两人的温度。

 

“现在是北京时间22:08分。已经持续近两个小时的特大暴雨已经开始影响交通状况——”“啪!”叶修关上广播。

“没想到我们看书看了那么久。”叶修抬头看天,只瞧见被水迷离的灯光光线,橙黄色的,在这个夜晚倒是显得暧昧。

边上的帅哥和他倾情对视,一言不发。

似被目光所烧灼,叶修终于开口:“小周,我们再等等吧,虽然……这车不知道要堵多久……唔。”

一片温软的气息盖上嘴唇,轻浅温和,似乎还带着口水的甜味。大雨是天然的帷幕,阻隔了时间的一切,遗世独立。

舌尖不由自主地回应过去,水啧阵阵,经过耳骨的放大,在两人的脑中不比窗外的雨声小上多少。

无骨的肉互相纠缠,点火。温度在上升,呼息在变乱,神经在崩溃,一切一切似乎都朦胧不清。

“小、小周……”低语的诱惑。

周泽楷忍不住了,伸手扯下身上的的安全带。“啪”的一声,是安全带缩回去的声音,似被这声音提醒了自己在什么地方,叶修的脸突然红了。

像樱桃一样,红、润、嫩。

咬上去、咬上去!心里的野兽叫嚣。

顺从心意,周泽楷咬了上去。

一口咬空。

 

“呼——”周泽楷猛地坐起,汗津津的,发现自己坐在家中床上。

不过一个梦。

窗外,大雨瓢泼。

周泽楷定定地坐了一会儿,把大脑整理清楚。

昨天回来的时候一切顺利,雨再大也不是河流倒灌,要破坏城市的排水系统也不可能只是几小时的事。

只是心生欲求,欲求不得,不得生困,生困则魇。

然而周泽楷怎是为情所困之人?

爱便拿,爱便追,人的手和脚加起来是心和嘴的两倍。

 

不过行动之前得先确认苏沐秋是谁呢。

 

————tbc————

我喜欢吃苹果但是不喜欢手粘上苹果汁……

评论 ( 28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