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医院小记【6】

  • 额,关于那个标题……我自己其实也记不清了,应该是真实的事

  • 可是不是非常想回忆

  • 这章的问题的确实存在的

  • 最后我们聊聊医院的一些故事……吧?

  • 对了,和第三章结尾一起食用味道更佳

目录

——————————————————————————————

【6】[医患]致阿姨未出世的妹妹/弟弟

打破池塘平静最好的办法,就是往里面扔一块石头。

“扑通。“

惊动深塘的鱼群。

 

荣耀医院最近的气氛十分微妙。

事情源于周泽楷和苏沐橙合作结束后东厅听到的第一个消息。

骨科的姐妹被打了。

听到被打的人的名字,苏沐橙脸一下子白了。

“灵运她,还怀着孕。”

 

远远的,阴暗的夜幕中,苏沐橙就看到妇科大楼外两点星火。

叶修照旧点着根烟,火光明明灭灭,乱糟糟的头发下是他一贯的神态。

与他相比,站在他对面抽烟的女人就显得犀利得多。楚云秀手上也是一根烟,在她嘴里短得比叶修快得多。眉头微皱,眼光狠狠地盯着叶修的脸。

楚云秀:“你到底出不出手?”

叶修:“大姐,我才一天班下来,让我抽完烟先。”

楚云秀:“也行,我把灵运的状况讲给你,你……”

“不用了,”叶修按按额角,“护士长送我过来的时候已经念叨一路了,CT做了吗?”

“就在里面,我去拿。”

“里面禁烟。”叶修辗灭烟头,“一起去——”

“叶修!”

“——吧。沐橙?小周?”

“叶修,灵云怎么样了?”

“沐沐,灵运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秀秀,你看过了?”

楚云秀苦笑:“灵运送过来后我第一个看的,药我已经用上去了,可是你们最清楚了,亲友和医生自己,是最难医的。”

苏沐橙有些沉默,倒是叶修开口了。

“楚主任什么时候给CT片?沐橙,小周,一起来?”

 

雪白的灯光下,妇科主任,麻醉好手,外科主任,刚转到儿科的前骨科医师围在一起讨论一个病例。

“我只能保大人。”叶修看完CT、检验单和病例,直截了当地说。

“我也……”楚云秀咬咬下唇:“只是你总有办法吧?你是叶修啊?”

“楚大大我只是叶修。”叶修说:“病人怀孕将满三个月,本来就是不合适多动的时候。病人是骨科的,相信她自己知道被打裂了几根骨头。如果不是当场有人急救,她现在可能就不躺这儿了。再加上……”叶修皱眉,“病人在被打前还做了场高强度的手术助理,身体就虚弱了,这后果。”叶修摇头。

“现在我基本已经把灵运保下来。”楚云秀不甘心。

“嗯。这手药用得非常漂亮,只是后续用药呢?是加大剂量还是改变药方?无论哪种方案都一定会对胎盘造成影响,能保下病人已经很不错了。”

“你是男人不知道一个孩子对我们女人的重要性!”楚云秀把手上的笔扔到桌上。

“秀秀。”苏沐橙拍拍好友的肩,“叶修他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一直沉默的周泽楷开口。

苏沐橙组织下语言:“叶修,灵运当年和我同班,一直是我们班前十里唯三中的女生,她比秀秀大几届,一向对秀秀比较照顾,前年她结婚时伴娘是秀秀。”

“只是灵运是天生的,难孕育。今年她好不容易才怀上了孩子……”

“秀秀这两月为了给灵云保胎,一直住在灵运家。灵运这段时间的吃穿住行,秀秀操了一半的心。“

“沐沐……”楚云秀缓缓截住了苏沐橙的话:“不用说了。我刚才是有点急。先把灵运救下来,孩子以后还可以……”

楚云秀捏着拳头,叹了口气。

“不是不知道灵运知道后,会怎么想。”苏沐橙喃喃说。

 

在几人草草吃过叫来的外卖后,周泽楷一声不吭地把东西收拾了。

然后挨着在给个楚云秀修改方案的叶修坐下。

楚云秀出面去和钟灵运的丈夫交涉,叶修在办公室,捏着水笔在纸的空白处留下潦草的字迹。

周泽楷看着叶修微微下垂的眼角,以及眼眶下微青的颜色,衬得叶修无精打采。

“不好过?”

“有点。”叶修的笔停了下,“小周怎么突然说这个?”

“很用力。”周泽楷用指尖拂叶修的字迹,隐约的凹陷感,“这个,黑眼圈?”

“这个啊?”叶修用手指点点眼眶,“老冯答应转科的代价之一。”

“代价?”

“今年是畸形婴儿的多发期,套用网上的话就是‘一大波畸形婴儿正在来袭!’”

“儿科的事。”

“少天和文州向提高医院新生儿手术水平,而已。”

周泽楷脑子一转,反应过来:“你做复健!”

“那是,没哥接手他俩哪敢下刀子?”

“前辈太忙。”

“还好了,”叶修摊下手,“老冯听到‘单独二胎’政策才放哥转科时就猜到了,再怎么困难也不会比我刚到儿科时困难。”

“儿科压力大。”

“现在医生压力都大,前几天我还听沐橙说中心医院一个麻醉猝死了。”

“……”

“小周,不用担心我。”叶修放缓语速:“在我手上去世的,可不只是一个婴儿。”

 

医院终于给钟灵运放了假。

“要我说,这件事闹得这么大,早就该给那个妹子放假了不是吗?诶,叶修叶修叶修听说这次医院还是无法处罚那几个闹事的?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

“少天大大,吃饭时认真吃好吗?”叶修看着端着食盘过来的黄少天,认真地说:“八卦总比谈工作好啊?哦,你这个工作狂一定更喜欢工作是吗?是吗?那正好我想问问七床、十一床那两个病人怎么走了?他们那些病不是刚刚才查出来吗?虽然不是大病,但是拖拖也很危险的!”

“七床、十一床出院了?”

“可不是。我刚准备给他们按排手术结果就收到他们出院的消息,什么评语也没有写,唉呀,为什么现在医个人还要这么麻烦,看病又不是超市买东西,可以挑三拣四的,叶修,你说是不是啊!”

“七床、十一床。”叶修完全没听黄少天在说什么,“最近病人是不是走得挺多?”

“我感觉是的,不过还不是照样忙死?”

“看你的样子可不忙。”

“叶修叶修叶修你可要摸着心口说话!我最近送了几个病人到你那里,诶,苏妹子你也来吃饭啊?你最好管管老叶乱说话的毛病,这下他得罪我了!我要……”

“下次病人别送我这儿。”

“靠靠靠,老叶你这么威胁人有意思吗!好玩吗!”

“好玩。”

“…………老叶你狠!”

“呵呵。”

达成“成功让黄少天闭嘴一次”成就的叶修,低头扒饭,忽然有一个阴影挡住了食堂的灯光。

叶修和坐他对面的黄少天,手边的苏沐橙一起抬头。

哦,是周泽楷。

 

理所应当似的,周泽楷坐到黄少天手边,唯一一个空位上。

理所应当,个屁。

黄少天一下子混乱了,你谁啊你哪位啊干嘛坐我右手边啊,本来和老叶两个的午饭被苏沐橙搅了也就算了,可周泽楷你又不熟过来干嘛,等等老叶居然没有出声,所以他的目的是苏妹子?

让我们给剑圣大大的脑补能力点个赞。

“嗡。”苏沐橙手机震动起来。

纤细的手指划了下屏幕,“灵运的微信。”苏沐橙说:“不过是秀秀转发过来的。”

“怎么说?那个妹子现在怎么样啦?苏……苏妹子?”

“灵运,辞职了。”苏沐橙深吸一口气,点开录音。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我小学六年,初高中六年,本科四年,硕士加实习又六年,近28岁我才得到医师执照。”

“这还是因为我虽然比不上你这种妖怪,但也成绩顶尖的而一路顺风的原因。”

“结果他妈的这种待遇!医生也是人!”

“呵,呵呵。”

“秀秀,我这种人都看得出来,医学界迟早要自食恶果。”

“迟早!”

 

黄少天打了个哆嗦:“好重的怨念。”

叶修则悠悠然点了根烟:“人事部今年麻烦了,又走了一个。”

“也是嘛,毕竟大家的档案也都挂在医院里,有行医资格证不都在人事部手里吗?那手续要办通常要办几天来着……”黄少天也觉得说服不了自己,听灵运这口气,十有八九是要转行。那被扣的行医执照,也就无所谓了。

“散了,散了。”叶修挥了挥手上的烟,“下午不要上班吗?”

 

一顿午饭就这样虎头蛇尾的过去了。大家收拾餐盘,各自往自己的科室方向走去,周泽楷赶快走几步,挨到叶修身边。

叶修偏过头:“小周有事?”

“嗯,孙翔。”

“孙翔?”

“来轮回了。”

“唔,问我这个前组长对他的看法?可是真计较起来我没当过他组长。”

“前主任。”

“这方面啊,水平不错,天赋也好,人虽然骄傲点,但这不是最大的问题。问题在于,”

“?”

“他缺少了对生命的敬畏之心。不过前段时间的几件事可以让他反省的,你不用太担心。”

“……他会变优秀的。”周泽楷很肯定。

叶修笑着吸了口烟:“我等着。”

 

周泽楷和叶修告别后,默默往办公室走。

孙翔已经在他办公室的位子上坐了趴,趴了站,站了坐好几次了。

“组长,什么事啊?下午我还要坐班。”

“视频看完。”周泽楷递给孙翔一个U盘。

“什么视频啊?”孙翔把U盘举到眼前。

“叶修的。”

“他的?”孙翔撇撇嘴:“一个手废了的人有什么视频好看?”

“什么?”

“我说,一个手都废了的人有什么视频好看?”

“怎么回事?!”

“叶修被医闹打到手抖不能做手术了。”孙翔奇怪地看周泽楷,“怎么,你不知道?”

--------------TBC------------------------------------------------

说一个真实的事……

这个文医院的原型,里面有一个手术很厉害的医生,老医生。

这个老医生,他曾经练了一个很难的手法,忘了是检查还是手术手法,可以给病人省个几百的费用吧……然后这个手法全浙江好像【至少当时是那样,不知道现在杭州引进没……】只有这个老医生和温州一个机器可以做。

【以前医生是分配回原户籍的,所以小地方也有这种特别厉害的医生】

后来有个病人,知道了医生给他用了这种手法,开始医生和他讲明白 ,说的也好,然后他回头就告法院了……

理由我忘了,真的忘了,三年前的事了……

反正结果就是医院赔了那个病人3w,然后那个老医生再也不用那个手法了……那个病他不医了……

现在慕名而来的那些病人被他赶去温州……貌似温州【这个前几天听到的,不知道真假】那里因此还涨价了……

就当个故事听听吧……细节想知道可以评论问我……我想起来就回答……




评论 ( 10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