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医院小记【7】

  • 沐秋伪上线

  • 吴雪峰引用的话……是真的有这种心态

  • 现在医生更多是在靠良心和责任心看病

目录

————————————————————————————————

真相从来不会是复杂的东西。

只是勾出的记忆带联着心脏,不用碰,血就渗出来。

 

周泽楷有个本领,说得好听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难听点就叫面瘫,需要被送到神经科去看病的。

所以在这张脸上出现巨大的情绪波动,硬生生把看他大变脸的孙翔吓得夺门而逃。

“医、闹。”周泽楷一字一顿,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把知道的事串起来。

其实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哪个病区没受到这种骚扰?但可让全院上下集体三缄其口的,不可能是小事。

却不料是把荣耀医院曾经的招牌,生生毁去的事。

那个男人倒是一副怡然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难怪总有人看不惯他。

周主任,你这逻辑,是不是有那里不对?

 

好吧,让我们扔下明显已经混乱的某人,暂时不去探究他的心理活动,转到另一个主角的视角。

“小邱非啊,好久不见。”叶修塌着肩膀,斜戳在地上:“找我有事?”

“老师……”邱非手上抓着一个病历夹,眉头微皱,“吴雪峰前辈回来了。”

叶修不自觉站直了身子:“雪峰?他不是出国去了?”

“前辈说回来开私人医院。”邱非向叶修走进一步,“我收到了邀请。”

“哦。”叶修应了一声,“那挺好的。”

“吴前辈还要了你的联系方法。”邱非没头没脑地又说了一句。

“我的联系方式又一直没变。”叶修咂咂嘴,想抽烟,“还是你前几天对那个叫钟灵运的小姑娘坐的急救,做得很好,就算是我在场,也就只能做到那种程度。”

“老师一定能做得更好。”

“小邱非要对自己有点信心啊。”叶修举起右手,笑着从邱非身边过去,邱非一怔,转过身去,又只见到叶修的背影和叶修遥遥传来的一句,“你可是我的学生。”

邱非捏了下空空如也的手,嘴唇一抿,转身向叶修的反方向走了。

 

叶修回到科室,没有按照惯例翻看桌上的病历,而是把手上的病历夹放到桌上。冰凉的铁板吸走叶修指尖的温度,然后懒洋洋展开自己的身体,显出被交给叶修前已经放置在它体内的白纸黑字。

叶修一张一张把纸往上翻,并不厚的一叠纸很快被翻完了。然后他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在抽出一支时看到苏沐橙铁在他办公室的禁烟标志,挣扎片刻还是又把烟塞了回去。

把病历夹里的纸抽出来,顺手夹进手边的一本书里,叶修伸手打开办公桌上的病历本。

病房比门诊清闲多了,叶修看这只不过一本牛津词典厚的病历想,摊开最上面那本写起来。

他开始等一个电话。

 

周泽楷其实不喜欢咖啡馆这种地方。

先不讲咖啡的味道如何,单单他一个人坐在咖啡馆里,就会有女人上来搭讪。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没完没了。

可是周泽楷今天不想回家。

冷清的家虽然有从叶修那借来的书,但周泽楷一点也不想去翻。

咖啡馆这种温暖又疏离的地方,才能让周泽楷略为冷静下来。

可惜,他选错了位置。

“雪峰,今天你请客啊。我可是专门过来宰海龟的。”

“小队长,你啊——”伴着一声叹息,似乎是带点宠溺的味道。

周泽楷几乎碰翻了面前的咖啡杯。

 

叶修也不喜欢咖啡馆。

与其在这里一磨就是半天,不如去街头那家麻辣烫,痛痛快快出一身汗。

可是没办法,医院附近最贵的地方就是这里,不狠狠宰对面的人一顿,实在难消当年近乎不告而别之仇。

吴雪峰一脸哭笑不得地听完叶修的理由,一脸哭笑不得地看叶修坐下,一脸哭笑不得地听叶修噼里啪啦炒豆子似的点了一堆两个人肯定吃不完的东西,最后心情化为一句叹息。

“小队长你啊——”

叶修抬手挥了一下,随即明白这小祖宗是无意识撒娇呢,多大的人了?可心理似乎一块石头落了地,吴雪峰明白,叶修并没有真怪他。

虽然他的离开一定给当时刚和苏沐秋死别的叶修造成了打击。

“小队长个子高了呢。”吴雪峰笑着说。

“也没高多少。”叶修脸色一僵,明显想起某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雪峰别闹,我们说正事。”

“噗——”吴雪峰眉眼不自觉第弯了起来,结果下一瞬就被叶修扔出来的东西凝了脸色,“这是我给邱非的合同?”

叶修点点头:“小邱非让我带回给你。”

“被拒绝得很干脆呢。”吴雪峰倒也没见忧色,随手把那一沓纸扔进公文包,“那小队长你有没有兴趣过来帮忙?”

“你忘了我拿的执照?”叶修挑挑眉。

“虽然说内地的全科医生执照最不值钱,但也得看是谁拿啊,我相信冯院长现在肯定把你往死里压榨。”

“雪峰你不适合当说客。”

“那谁比较合适,老方还是老郭?”

“等等,我算下,方士谦和郭明宇也被你拉过去了?”

“也不算拉,大家以前聚会时就有意向,现在刚好有人牵线,因为上面有新的想法。”

“能把你们三个找出来,又消息灵通到和私人医院有关,估计是老金牵的线?”

吴雪峰点点头:“金成义老院长虽然进了卫生局,还是挺激进的。”

“老金的想法我大概猜到了。以前在医院里改革后感到竞争的好处,现在准备把医疗界市场化?”

“小队长眼光一如既往的犀利。”吴雪峰举起服务员刚送上的咖啡,“我看上面打算试水,先为你们探探路。”

叶修低下头,和牛排配送的果汁,睫毛在眼睛上打满阴影。果汁杯里的水位下降一半后,叶修才又抬起头:“不改主意了?”

“不改了。”

“按惯例,私人医院一律自主经营。你和老方、老郭他们一个复健的专家,一个中医,一个口腔科,是准备弄成疗养中心吗?”

“大致想法是借鉴外国那种,医院只提供场地,医生收费由自己和病人商量的方法,大家都是手艺人,凭手艺吃饭。”

“唔。”叶修沉吟一会儿,“雪峰你信得过国内医生的人品吗?我们都是从各大医院实习出来的,你知道总有几个人心思放在歪门邪道上。实话说,法律上对这些人也没有好的处罚依据,就算……而这一批人又最会投机,相比下那些老医生,在大医院呆久了,方方面面的牵绊多,让他们从头再来,并不现实。”

“小队长,我的目标可不全在荣耀医院。”吴雪峰笑了起来:“也只有你们的医院才不用熬资历,而其他的……”眼眯起来,“我去各地的医院拜访了当年的同学,不只说新人难招,还有人改行的。记得当年的杰子吧?除了做医生,现在在母校也算半个教师。

“找他喝酒时他说,当年进医学院的一腔壮志豪情热血,先经历四年没日没夜的苦读背诵,去了壮志;在实习几年到处轮科,眼睁睁看当年学长学姐熬资历,磨去了豪情;最后带着工资条又面对社会上求医生成圣人的压力,和亲友怀疑,顿时凉了热血;偏生年近三十的小伙子在社会上总有份事业时,医生是刚刚成了主治医生。这时看高中那些同学本不如……”

“雪峰,”叶修打断了吴雪峰的引用,“当年进医学院,大家可是发了誓的。况且,我至今相信,就算环境变得更糟糕,愿意治人看病的人,还是有的。”

“也是。”小队长你就是那种只是想救人的人。

“所以,不说这个了,噫?”叶修的视线越过吴雪峰,停在一颗后脑勺上。

似乎有点眼熟。

“小周?”

后脑勺似乎僵了一下,左晃一下,右摇一下,最后似下定决心地转过来,是张笑脸。

“前辈?”

 

“介绍一下。”叶修手往餐桌对面一伸,“吴雪峰,以前我大学寝室的室长。”手又一划落在右边,“周泽楷,算我们的学弟,雪峰你可以考虑挖人,挖了他你医院就不愁没护士。”

“你好。”吴雪峰打招呼,“周泽楷我可不敢挖,真挖了你们院长心脏病又会发了。”周泽楷微笑。

“也不知道周学弟喜欢什么口味,”吴雪峰也知道周泽楷最出名的特点,“不过小队长点了这么多,总有会吃的。”

“雪峰一会儿把那几个甜点包起来,我带给沐橙。”叶修低头吃一盘意面,“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要问的。”

“……周学弟在啊。”

“……他应该不是外人。”叶修想到苏沐橙和周泽楷聊天的样子,下了判断。

“既然你开口了,我就是……”吴雪峰选了个说法:“想知道去哪看沐秋。”

“咣当。”叉子掉盘子里,叶修看来一会儿盘子,慢慢抬头。

“天色还早,要不我们今天一起去看他?”叉子又被拿起来,“小周也包括你!要和沐橙一块,总得去见她亲哥。”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