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晶~

aph吃金钱,只产粮不吃粮不买本偶尔混混QQ群
all叶党,伞修本命
坐标金华,求同好面基,婺城区和金东区都可以
cp@悬空时空
随性到极点的人

可校对,写文以及烂到爆的宣传,特别好说话哦

© 雪晶~ | Powered by LOFTER

【叶修中心】嘉世与兴欣

  • 干力不足先发个上

  • 顺便祝我5.30生日快乐


    目录


——————————————————————————————————

“明天这股来自西伯利亚的冷风将会南下,我国南方大部分地区将会出现大面积降温,其中以……”

叶修没有理会天气预报,他此时坐在自己床边,伸手紧紧抓住掌心里的手。那是一只颜色看上去像掺水牛奶的手,是一种虚弱到泛着透明的肉白色。这种颜色不忍直视到让人完全忽略了这只手完全可以媲美叶修的手型。

叶修握着这个躺在自己床上的人的手,感到热汗涔涔,在这个大冬天。叶修伸手,撩起床上病人被扭曲的王冠压着的刘海,探了下温度。

高烧。

叶修松手去找热毛巾,准备给他敷。

“叶修……”床上的人意识模糊不清,声音很小,却很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愿望,“不要走。”

可是声音很小。

所以……

叶修没听到,他只是把热毛巾敷到床上的人头上,然后承诺道:“嘉世,我会尽力……”

尽力什么?

嘉世睡着了,没有听到,也没法问。

瘦小的嘉世睡得近乎昏迷,自然也感觉不到叶修的照料。

毛巾换了一块又一块,嘉世体温似乎下降了点,只是叶修知道,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叶修用有些颤抖的手捂住脸,蹭过又短又硬胡茬,接着青着眼圈看着嘉世。

病根,治不了的,问题。

如果可以……那么……

叶修下了决定。

 

叶修一个人走进雪中,看到一家网吧。

他突然想到嘉世曾经也是一家网吧的精神体,曾经也是一个被自己主人万千宠爱万般在乎的精神体。

能看到一种精神的凝聚体,原本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只是叶修已经习惯了这种能力,正如他现在能很习惯地拍拍面前这个小女孩的头。

叶修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回答:“我叫兴欣,那个是我的家。”

白白嫩嫩的小脸小手,短的小腿小手裹着严严实实。叶修觉得,这个小女孩的主人一定很在乎她。

啧,和曾经的嘉世一样。

 

嘉世曾经也是一个家一样的地方。

那个时候陶轩还是一个不穷也不富裕的网吧老板,只是不得不说,他爱钱和游戏的性子和当时的苏沐秋在某些方面简直一拍即合。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苏沐秋喜欢这个会允许他上网还会给优惠的网吧。

在生存面前,其他都可以靠边站。

“这就是你当奸商的原因吗?”叶修吐槽。

“我这个叫奸商吗?”苏沐秋反驳,“全荣耀除了我还有谁能做出这么漂亮的求婚戒指?这叫知识就是第一生产力。”

“呵呵。”

“我们去嘉王朝的仓库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苏沐秋很是兴奋。

“刚刚建立有什么可以看的,还有搞规章制度,这些可都是麻……”

苏沐秋奇怪叶修话说一半,转头撇叶修一眼:“怎么了,看什么呐?”

“没什么。”叶修摇摇头。他没说自己看到了一个小孩子,虽然他还没像后来懂的那样,但是也知道在别人面前不要暴露自己的特殊之处。

叶修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可以看到一些叶秋看不到的东西。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坏处?他也不知道。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他没有遇到过什么事。

小孩子穿着小小的T恤,布料叶修看出来很普通,但是裁剪却很精细很用心。叶修知道这种神奇的生物的外貌意味着很多东西。比如,喜欢他的人的细心。

叶修弯下腰问:“你叫什么?”

小男孩猛然抬头:“……嘉世,我叫嘉世。”

“这里是你的家?”叶修指着嘉世网络会所问。

“对啊,我家里人,对我可好了!”男孩子跳起来说,“我带你去看看!”

“叶修你在干嘛?”苏沐秋的声音突然传来,叶修手抖了一下,然后镇定地回答:“思考新副本呐,秋木苏大大你的装备捣鼓出来了吗?”

“别提了……”苏沐秋一脸纠结,“我去下个副本,材料又没了。”

“我去趟洗手间,”叶修拉起嘉世的手就跑,“回来了帮你打!”

“那你快点。”苏沐秋头也不回。

“知道了。”

嘉世一脸懵逼地被叶修拉走了。

 

嘉世所谓的家里人,就是陶轩。

那个时候的陶轩,不过也就是个喜欢荣耀但是打的不怎么样的人。

还有他很爱嘉世,从嘉世那套西装的合身程度就可以看出来。

感情的力量有时候比你们想象的要更大,只是你们看不懂也看不到。

 

嘉世很喜欢叶修。这个是必然的,叶修是嘉世遇见的第一个可以看到它的人,还是他的家人。

只有一个家的人才能称呼为家人。

叶修很喜欢自己,嘉世知道,叶修很纵容自己,嘉世也知道。

所以嘉世有理由对着明明不是很大的叶修瞎胡闹。

吓飞小鸟什么的已经是小事了,有时候对着叶修的动手动脚才是让叶修哭笑不得和大笑大叫的。

“你什么时候才可以长大?”叶修有时候会问。

“我高了很多好吗?”嘉世非常不开心,“你刚刚放进去的材料,可以让我长高起码0.2厘米!”

“嗯嗯。”叶修应付两声,然后又投入抢boss的事业进去。

嘉世就会郁闷地离开,叶修也不知道嘉世会去干什么,但是最后总是会回来的。

美好的朝代,嘉王朝,嘉世最开始的意义。

叶修对嘉世一直是这么放心,就和他对苏沐秋一样放心。

一个单独把自己妹妹拉扯大的人,在当年的叶修心里是非常靠谱的存在。无论发生什么,叶修都知道,他后面有人帮他一把。

 

嘉世也很信任苏沐秋。

也许不应该那么信任。

嘉世第一次看到叶修抽烟是在它知道苏沐秋离开后第一次见到叶修。

烟头的火光明明灭灭。已经是深夜。电脑屏幕的光亮打在叶修的脸上,昏暗且时有时无。嘉世的个子这个时候已经和叶修差不多高了,衣服的布料好了很多,但是没有之前那么合身。

“叶修。”嘉世说道,“你需要休息。”

“睡不着。”叶修的回答平淡极了。

“那你闭上眼躺着。”

“我……”

嘉世上前捂住了叶修的眼睛:“我还在,叶修,我还在。”

 

叶修还是叶修。除了笑容少了点,浅了点,他还是叶修。

他操纵着一叶之秋提枪继续往前,踩着血腥和荆棘,一步一步带回了王冠。

嘉世看着自己意气风发的队长,却时不时想到那个神枪手,差点也是成为自己家人的神枪手。他可能没有那么在乎那个神枪手,但是他知道那个神枪手对叶修很重要。

他是一个灵,他能感受到是情绪,甚至会受到感染。他看着叶修从没有人知道的角落里走出来,开心中带着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然后叶修发现了他。

“你不去找雪峰哥他们?”

“他们又看不到我。”

叶修笑笑,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翻起了裤子口袋:“我也不知道什么出现的。”叶修掏出一个王冠,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嘉世看到上面各种镂空的雕饰,还有隐约的队徽,带着一股好闻的味道,是非常美好的感情。

然后叶修上前一步,踮起脚尖把王冠戴到嘉世头上。

“祝贺你,嘉世。”

这是嘉世第一次收到叶修的礼物。

第二次收到叶修的礼物的时候,叶修身边已经有另一个灵了。

她叫兴欣。

 

兴欣是在那个下雪天遇见叶修的。

陈果不讨厌这个人,虽然陈果老是对着这个人大呼小叫。

这个人给兴欣的感觉很好。兴欣思考着,然后偷偷摸摸靠近他。

“你叫什么?”叶修突然转头,对着兴欣问。

“你看得到我?”兴欣有点惊异,东张西望看周围有没有其他人。

接着叶修就笑了:“是问你。”

“我是兴欣,你好!那是我的家!”

 

兴欣觉得叶修对自己的态度很自然。

非常有经验的感觉,从容不迫的。

直到兴欣遇到了嘉世。

 

兴欣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有灵可以被折腾成这个样子。

没有足够的喜爱是不可能让灵诞生,没有足够正面的感情灵也不可能活下去,但是嘉世的身体一看就不好,却偏偏没有任何消失的迹象。嘉世的衣服看上去非常漂亮,但是却很明显让嘉世喘不过气来。

怎么回事?兴欣很是疑惑。接着她听到叶修的叫她的声音:“兴欣你在这里……嘉世?”

哦,叶修和对面的认识。

 

“叶修。”嘉世叫了一声,然后又沉默了。

“你应该好好休息。”叶修抖了抖手上的烟。

“你离开了。”嘉世看着带着黑眼圈的叶修说,“你离开我了。”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看着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嘉世,半蹲下来,平视着嘉世,说:“对不起。”

“你,回来吗?”嘉世问。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抱歉,我已经不属于你了。”

嘉世嚎啕大哭。

 

“叶修,”兴欣忍不住问,“他是谁?”

“一个故人。”叶修说。

“他好可怜啊看起来。”

“他不需要人可怜。”叶修很笃定,“他是个王者,他不需要人可怜。”

但是,说这个话的时候,叶修安慰一般的,给了嘉世一个拥抱。

 

怎么可能不需要呢?

兴欣坐在挑战赛的赛场里面,看着对面的嘉世。

嘉世似乎又小了一点点,也可能是因为自己长大了。

他的王冠都坏了,为什么还戴着?兴欣思考着。但是没有答案。

兴欣没有任何正式的衣服,她就着软和面料的T恤,外面挂一件外套,安静地等待着。实际上她的心已经激动地要飞起来了。

她变高了,有很多人喜欢她。

不是没有污水,但是,有一个人挡在她面前,一点点教会自己怎么面对那些污蔑——让自己变得更好,然后狠狠地让他们脸肿!

兴欣的思考被上场的叶修阻断,她抬头直直地看向叶修。叶修似乎感觉到什么,回过头,对上兴欣的眼神,愣了一下。

“加油!”兴欣大喊,又蹦又跳——反正除了叶修谁都看不着听不见。

叶修笑笑。

然后兴欣发现,自己又长高了。

 

但是因为自己才成长,导致另一个灵濒临死亡,这件事让兴欣越发愧疚起来。

叶修习惯性地想揉揉兴欣的头发,然后发现只是一场比赛的功夫,这个小姑娘已经长得快超过自己了,不再是可以随意摸头发的身高差了。

眼睛微不可察地睁大一点,嘴角若有若无地向上划起,然后他的目光被眼角的黑影吸引了注意力。

他转头。

空无一物。

 

嘉世徘徊在大街上。

嘉世可以出现在任何想起他的人的身边,但是他现在听到的都是各种哭嚎的声音,这让他心烦意乱了好久,直到刚刚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是一声叹气。

他匆匆赶过去,发现自己看到的是微笑着的叶修和兴欣。

兴欣无忧无虑地皱着眉头,叶修笑着把手伸出去又收回来。

嘉世只看了一眼,就回去了。

他自己什么情况,他比叶修更清楚。

他会不会死啊……他看着自己的手想。那双手已经接近于自己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手的样子了,如果自己再年轻一点点……

嘉世怕就是不存在了。

 

兴欣坐在联盟的新战队的新闻发布会上,双手绞在一起,惴惴不安地看着自己的队长。

她感到全场的人,兴奋,高兴,乃至不怀好意。

归根结底,她一开始只是一个普通的灵,如果不是遇上那个人,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成为焦点。

从挑战赛开始,她第一次遇到冲她来的恶意。那是冲着她队长的怨毒和幸灾乐祸,直接烧焦了她的手指。作为一个灵,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

那几天她带上了手套,遮住被烧焦的手指,认真地应付着那些言语。

她不会倒。

她有自己的队长,自己的家人。有他们,兴欣相信自己会长得高又漂亮。

兴欣在另外一个世界中,看着面对媒体游刃有余的队长,骄傲地笑起来。

 

嘉世戴着连帽衫,藏在乌泱泱的记者后面。

嘉世之前一直西装革履。这次起来突然发现自己的服装换了,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陶轩要把嘉世卖了。

小小的嘉世,有点迷茫。他现在就是个小正太,只是眼睛透露出与外表不一样的困惑。

可能也有点像。天底下所有被父母宠爱又抛弃的孩子都是一个表情。

不是只有难受,还有不知所措。

嘉世之前被叶修保护很好很好。叶修追求梦想的重心一直在嘉世身上,这让他觉得自己对嘉世有一股责任。

还有压力。

很多人对叶修很有误解。误解他脆弱憔悴,误解他无所不能,误解他高冷尖锐,误解他……只是他们误解的叶修是活在他们自己想象中的样子,甚至把自己想象的样子强加给叶修。

但是叶修就是叶修啊。

嘉世想着。

“你还能看见我吗?”嘉世藏在连帽衫和刘海下面的眼睛望向叶修,问出谁都听不到的问题,然后一把扯下自己的王冠。

 

叶修用自己的话,给了嘉世的新生的机会。

 

《嘉世精神永存》、《叶修说嘉世》、《嘉世一直在》……

报道一篇篇出来,嘉世慢慢变得厚实起来。

只是他发现他没有之前爱笑了。

原来是难受掩盖了欢乐,后来是压抑杀死了笑声,现在是,还没到笑的时候。

嘉世相信自己会回去的。

毕竟还有那么多人爱他。

 

兴欣现在可以走得很远了。

以前她的家,就兴欣网吧那么大,她以为世界上的人都是友好且年轻的。他们大声嚷嚷,吵吵闹闹,为了自己喜欢的装备或眼睛发亮或幸福微笑。

带着香烟的味道。

现在她喜欢她的人多了,她也就走得远了。

她见过蓝雨,蓝雨是个活跃的男生,经常转眼就不见了,似乎什么不理解的都可以包容;她见过微草,那是一位极规则的青年,得端坐得正,一板一眼,对不理解的表示了困惑但是出于礼貌不会说什么;她见过烟雨,那是一位标准的江南女子,却有着铮铮铁骨,据说那是她的初代队长留给她的;她见过霸图,那是一条汉子,直来直去,酒量是他们这波灵里面最好的,虽然还是几杯倒……

叶修笑着带着她,把她介绍给他们,然后袖手看他们相处。

岁月还没把他们打磨得越来越相似,他们还是自己。

他们从来不会是只是对手,他们是朋友。

永永远远。

 

时间不多了。

 

兴欣再一次看到嘉世的日子,是蓝雨来的一天。

三个灵的队长都不在,叶修也不在。

“所以说,为什么你要来看嘉世啊……”兴欣不是很了解蓝雨的想法。

“没什么啊,就是过来看看,哇哦,他不穿西装了吗?”蓝雨嚼着泡泡糖对

“他以前穿西装的吗?”兴欣不太懂这些。

“啊……这个看愿望吧……”蓝雨抛掷着手里的小玩具说道。

“愿望?”

“就是对你影响最深刻的那个人啊……你目前的衣服审美,这套衣服应该是那个外表清纯性格豪放的大姐姐的审美?”

“那你呢?”

“反正不是直男审美就是了。”

“什么叫直男审美?”

“嘉世现在的衣服就叫直男审美。”

 

其实嘉世现在的衣服也不是很直男……只是看起来太宅。

哦,是的,全嘉世现在都是宅男。

“兴欣……叶修他……”

“胖了。”兴欣打断他,“老是问这个问题有意义吗?”

“可是我想知道。”

“那你去看看不就好了。”兴欣不解于为什么不去看看。不是灵可以去任何有自己这种精神的地方吗?

“没怎么。”嘉世否认了什么,“蓝雨这家伙来干嘛?”

“看看你啊……”兴欣笑着说。

“明明是来……”

兴欣好像听到嘉世的嘟囔中有自己家队长的名字,但是好像又没听清楚。

不过,我们队长还可以配我很久的啦。

 

FLAG什么时候都不要立。

这是兴欣知道叶修要退役的时想到的。

“你会回来吗?”兴欣问。

“我不知道。”叶修很诚实,真的很诚实。

兴欣想哭,但是又决定自己是个大姑娘了,老是哭哭啼啼不好看,就死命忍住了。

“我会更漂亮的。”

 

兴欣看着叶修走了。

和他来的那天一样。

———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9 )